万寿山。

    罗网在刚来到此地之时,便看到了正在等候的镇元子和红云两人。

    “哈哈哈,罗网道友你可终于来了。”红云笑道。

    在罗网向此地赶来之时,二人就于天机中得知了,只是没想到居然等了这般久。

    “见过两位道友,此行贫道一时沉醉于景色,这才放慢了赶路速度。”罗网说道。

    然而实际上,却是因为他中途继续用因果给帝俊、帝江他们编织大网。

    报仇嘛,很合理,毕竟若不是这两伙人,他也不会*的闭关一元会的时间。

    镇元子和红云二人也听的出是假话,不过也没有深究,毕竟谁还没个小秘密了。

    接着,红云就开口转移了话题,道:“罗网道友来的也是时候,镇元道兄的人参果刚巧也快成熟了。”

    “哦?贫道居然赶的这般凑巧?!”罗网也惊讶了,他没想到居然又赶上了。

    镇元子这一次听后没有之前的抵触了,毕竟三人也是在量劫中同甘共苦过的。

    所以,待红云的那讲解的话停下之时,镇元子赶紧开口道:“好了,红云。此地可不是招待好友的地方。”

    而后,看向罗网,道:“来吧,罗网道友,我等回观中再好生交谈一番吧。”

    之前量劫中分开后,他二人为了解决身上分担的因果可花了好大的功夫,甚至数次都生死一线。

    而作为主要因果的罗网,那情况自然可想而知,所以他都对罗网的遭遇感兴趣了。

    片刻过后,五庄观中三人刚各自落座,红云就迫不及待的问道:“罗网道友,你可与魔祖罗睺交手了?”

    关于这个问题不仅镇元子好奇,红云更是好奇心爆表。

    罗网听后,也没有隐瞒,点点头回道:“趁魔祖分心,偷袭了一招。”

    红云和镇元子二人听后不禁瞳孔一缩,他们被罗网的回答震惊到了。

    那场大战爆发的时候,他二人已经早就躲的远远的了。

    而哪怕这样,他们也能清楚的感受到战斗的恐怖波动。

    所以,那现场的战斗又是恐怖到何种程度。

    而罗网,居然能偷袭一招,哪怕只有这一招,也超过他们太多了。

    罗网呢,看着二人那不断变化的表情,就知道二人应该是迪化了。

    “两位道友,莫把贫道想的太过,贫道只是用留下的后手偷袭一招,那时贫道早已经远离战场了。”罗网解释了一下。

    虽然被他人脑补,而后崇拜、敬仰的感觉很好。

    但是莫要忘了此地是洪荒,实力若是不能匹配自身的高调,那么下场定不会好哪儿去。

    只是先入为主的观念已经深入镇元子和红云的心里了,所以罗网哪怕解释了,也只是让二人迪化的程度减轻了些而已。

    见状,罗网只能转移话题了。

    “两位道友,分别后你二人是如何……”

    话未说完,就听红云大笑了一声,而后说道:“虽然我和镇元道兄数次九死一生,但是最后我二人却被一位前辈收为徒弟。同样,我二人身上与魔祖的因果,也是*承担了的。”

    罗网听后心中就开始思索了起来二人的*是谁。

    “肯定不是鸿钧,而除了鸿钧能接下与魔祖因果的就没有几人了。而这几人,好像都死在诛仙剑阵中了吧?”

    “所以,那几位会在诛仙剑阵中死去,会不会是因为收徒背下因果导致的?”

    “而且……”

    想到这里时,罗网顿时止住了自己那散发的思维,他想的未免太阴暗了,万一……

    这时镇元子和红云见罗网皱眉思索的模样莞尔一笑,也没有丝毫隐瞒,直接开口说出了自己*的名讳。

    “我二人的*,名为杨眉老祖,是洪荒顶尖大神通者之一。”镇元子说道。

    罗网听后当即目瞪口呆,他是真的震惊到了。

    旁人不知道这位大神的名讳,他还能不知道?

    毕竟这位可是先鸿钧老祖一步成就混元大罗金仙,并在交手也胜过鸿钧一筹的大神。

    所以在震惊过后,他便是羡慕了,对二人的遭遇真心的羡慕。

    虽然他的收获也不差,但是比起一位合格的好老师来说,那就差了些,毕竟修行是大道为本,外物只是辅助用的而已。

    只是红云也被收做徒弟了,那日后还会有因鸿蒙紫气惨死的结果吗?

    正想着呢,红云那里就开口道:“若非镇元道兄的请求,贫道也不会有一个记名弟子的身份。”

    听后,罗网心中的疑惑说得通了。

    记名弟子,又名散养弟子,是死是活皆是天命。

    所以,镇元子也算是好心办坏事了。

    有了这么一个身份在,紫霄宫讲道鸿钧也不能收红云为弟子了,只是偏偏红云收下了代表鸿钧一脉的鸿蒙紫气,所以这两面都不讨喜的做法下,也难怪红云最后领盒饭了。

    只是他还是好羡慕啊,毕竟哪怕是记名弟子,那也是属于那一位的弟子中的一员啊。

    “红云道友,那位前辈的身份非凡,哪怕你为记名弟子,也要时刻谨记不能丢了那位前辈的脸面。”罗网开口道。

    他这句话也是希望能给红云提个醒,免的对方因为鸿蒙紫气忘记自己的身份。

    红云听后点点头,此时的他对自己的*还是很尊重的。

    镇元子见状笑了笑,他也对红云放心。

    就在镇元子开口要说些什么的时候,红云突然站起,而后一脸喜色的说道:“人参果到成熟时间了。”

    话音刚落,五庄观后院处传来了一阵灵气波动,接着浓郁的甲木之气充斥在五庄观中,顿时引的五庄观的其他植物快速生长。

    见到这一幕,罗网突然有种人参果其实是红云的灵根的感觉。

    看着已经跑出去的红云,罗网扭头看向镇元子,就见镇元子对他露出一个苦笑的表情,而后点头示意罗网一起前来。

    接着,镇元子一步迈出,身影不见,只留下还未消散的声音。

    “红云,你给我慢些!别把贫道的人参果都吃了,贫道还要留下一些孝敬*呢!”

    看着这大失风度的镇元子,罗网不禁嘴角一勾笑出了声,而后一步迈出也追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