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吃货战斗力有多强,罗网从红云身上看的清清楚楚。

    明明是最弱的红云,却愣是在镇元子的阻拦下突破重围吃下了第一枚人参果。

    见状,镇元子是气的吹胡子瞪眼。

    “红云,你若是把你这份贪吃的精力用在修行上,也不会只是这等修为。”

    对于人参果被吃,镇元子心中没那么大的怒气,他生气的是红云这份懒散。

    明明资质也是顶尖的一批,却把大量时间用在无用的事情上。

    而在罗网眼里红云应该是听了不少次镇元子这样说了,所以那左耳进右耳出的模样简直太熟练了。

    待人参果吃干净后,红云擦了擦手,笑道:“镇元道兄别这么严肃嘛,修行虽然重要,但是沿路的风景也不能忽略掉的。”

    说着,又趁着镇元子分心摘下一枚人参果。

    镇元子见状,二话不说直接把树上的所有人参果都摘了下来,道:“一人两枚人参果,剩下的要送于*。”

    对此,罗网则是继续看热闹的表情。

    只是镇元子太熟悉红云的套路了,根本不给其开口的机会,转身便邀请罗网回去了。

    罗网见红云一边郁闷一边吃着人参果的表情,笑道:“红云道友沿路风景虽好,但是大道之路除了风景还有敌人在呢。

    若是遇到了敌不过的,你总不可能和对方说你就是个看风景的吧?”

    说罢,罗网也离去了,他要去吃人参果了。

    而红云听后,脸上也露出了思索之色。

    以往他顺风顺水太久了,以至于他都忘了还有他打不过的敌人在了。

    又回到前院大堂处,镇元取出了五枚人参果送出,道:“多谢罗网道友的劝导了。”

    看着这五枚人参果,他突然感觉自己还是个外人。

    就在他这样想的时候,镇元子也察觉到了问题,连忙开口道:“道友莫要多想,本就一人五枚的,之前只是气红云的话而已。”

    听后,罗网笑了,收下这五枚人参果,道:“那贫道就不气了。另外镇元道友不用道谢,红云也是贫道的好友不是嘛。”

    “自是如此,是贫道的错。”镇元子也笑着说道。

    吃着手中的人参果,罗网接着开口道:“红云道友顺风顺水太久了,都忘记这洪荒遍地危机了。”

    镇元子也听明白罗网的话了,点点头,道:“是啊,希望他能及时醒悟吧。”

    罗网听后点头,没有再发表意见,接着便说起了其他事。

    许久,红云归来。

    在进门的瞬间,便开口说出了一句让镇元子都惊讶的话。

    “来论道吧。”

    这句话从以往懒散的红云口中说出,当真是难得的结果。

    “好啊。”

    对于这样的结果,镇元子他巴不得如此呢。

    随即,三人落座,由红云先开口讲述起了自己的大道。

    只是细听过后,就会发现红云的提升很是有限,顶多就是从一年级到了二年级的程度。

    而这,还是因为九年义务不用考试直接晋升的原因。

    不过哪怕这样,对罗网还是有一些帮助的,毕竟他要的是取长补短。

    而这一次,红云一讲就是整整三千年,从头到尾的把自己大道重新整理了一遍,他也认真对待起自己修行上的问题了。

    对于听了三千年小学课程一样的镇元子和罗网,二人都没有丝毫不耐烦,他们对红云这个改变还是很开心的。

    待红云收声之时,罗网接上。

    这一次,他也没有开头就把基调定的那么高,他也学着红云从最初的开始讲解,同时他也要梳理了一下自己的大道。

    幸亏之前他闭关了一元会时间,也让他把那段时间的收获彻底整理吸收变成了自己大道的养分。

    所以,哪怕他的基调定的很低,但是却还是远超红云一大步。

    而镇元子,则是面色更加严肃了。

    毕竟不同于红云的粗浅易懂,罗网他的因果大道可是很深奥的。

    这一次,罗网也讲了三千年之久。

    在随着最后一句吐出,他讲道结束,也终于完成了对自身大道的梳理。

    同时,这一刻,他也感觉到自己大道又有了很明显的进步。

    不过在听到镇元子讲道后,罗网也露出了之前镇元子一样的严肃脸。

    这一次镇元子的进步,着实超乎了罗网的想象。

    当然了,这个进步是对自身大道更贴切的认知。

    若说红云对自己大道认知是隔山观海的话,那罗网和镇元子就是雾中看花。

    只不过区别是镇元子的雾的浓度,要比罗网的雾的浓度要小一些。

    对此,罗网只能感叹有一个好老师教导真是好处太大了。

    如此又是一个三千年,随着镇元子讲道结束,三人没有开口,直接开始整理起了各自的收获。

    如此再三千年,罗网被迫醒来了。

    看着不断涌向他的因果线,罗网眼睛中满是冷漠之色。

    这等行为,已经可以算得上是阻道之仇了。

    “帝俊,你想削弱其他种族从而收编他们,贫道可不会让你如愿。”

    说着,一把因果线被他于虚空中扯出,而后开始了编织。

    “本来贫道还想让你白虎族多高兴一段时间的,不过天地四极之位太急缺人了,所以……”

    最后一句话罗网没有在心中想,而是直接说了出来。

    “尽快归位吧。”

    话音落下,因果巨网编织成功,松手的瞬间就隐于虚空中。

    于是自这一刻起,一个个特殊的意外出现,帝俊他的手下与白虎族也从不相识变成了生死厮杀。

    而已经增长了数次气运的白虎族,与此时未立族的妖族,彼此势力都为洪荒顶尖的一批。

    所以,厮杀开始就代表着必定分出高低来。

    所以哪怕罗网只是推了一把,后续也会自动按照他的想法来进行。

    至于帝俊会不会因为止损选择停战,那是行不通的。

    毕竟白虎族可不会放过这一块肥肉,他们在这么多年的征战下,已经把杀戮刻进了血脉中。

    无论是帝俊这未立族的妖族,还是赫赫有名的白虎族,厮杀的开始就代表着大量的生灵死去。

    初时双方还能不以为然,但是随着死去的数量越来越多,他们终于变了脸色。

    只是这个时候他们想停手也做不到了,毕竟此时推动他们拼个鱼死网破的势力太多了。

    而想要罢手,除非此时洪荒中发生一件特别重大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