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走来的银血,东王公知晓对方肯定没有好事。

    所以,他想也没想就让人赶人了。

    只是……

    “银血牛一族族长,求见男仙之首东王公!”

    一句话,东王公那还未付诸行动的想法只能作罢了。

    如果对方说别的,他完全可以无视,但是“男仙之首”这个称呼不行,尤其还是在这么多同道面前更是无法拒绝。

    所以,他只能脸黑着让其来了。

    银血见状,越发明白自己就是弃子了,同时也越加认定安全度过此难后便带着族人避世的想法了。

    片刻,银血来到了东王公面前,而后屈膝跪下。

    顿时,此刻的憋屈把积压在心底的恼怒、愤恨、后悔种种情绪都引了出来,当即双眼血红的又有血泪流出。

    见到这一幕,东王公着实被吓了一跳,同时他也肯定对方所求之事定不简单。

    “贫道,恳求东王公为吾等做主!”

    此话说出,银血他身为大罗的傲骨也被打断了。

    而到了如今这种情况,他也放开了,反正都已经这样了。

    “此番争斗我等族人死去,我等认下了,这是我等为自己的贪欲付出的代价。可是以我等族人为食,以我等族人的性命来满足那一时的口腹之欲,我等实难忍下。”

    “故,为了洪荒安定,群仙安稳。请东王公阻止此等行径。”

    前面的话,东王公可以扯出几百个不同的理由来拒绝。

    但是偏偏最后那句话,却是成功的堵住了他的嘴,毕竟他这个男仙之首的责任就是这个。

    至于再找理由反驳,除非他想让他的这个职位变的不正。

    只是阻止这等行径,眼前这个人说的倒是轻巧。

    无论是作为满足口腹之欲而杀戮的十二祖巫,还是那位此等结果源头的罗网,哪一个是他能打过的?

    这一下,东王公犯难了。

    不过心中虽然犯难,然表面却是面无表情的点头,表示自己知道这件事了。

    “走吧,本座带你去找那几位道友诉说一番。”东王公说道。

    既然躲避是不可能了,那么就当面说一下好了,毕竟哪怕失败了对他也没坏处。

    至于名声?

    呵呵!

    他失败的原因还不是不够厉害,所以日后说起来他就能找道祖哭诉一下。

    要知道,会哭的孩子有奶吃。

    随后,东王公带着这位银血牛一族的族长前往了罗网那里。

    在赶到的瞬间,银血他就不禁冷汗直流。

    不亲自直面感受,是真的无法明白面对这么多顶尖大罗有多吓人。

    “东王公你来此地,莫非也是用来交换的?食材就是眼前这份活着的肉对吧?”

    罗网说着,眼神好似屠夫打量猎物一样,直看的银血心中恐惧直接表露于色。

    一旁的祝融闻言,一边吃着银血牛肉的烤肉,一边伸手戳了戳银血,而后说道:“不错,这肉的手感很好,不愧是大罗级别的食材。”

    其他祖巫听后,一边吃着也一边上手戳了戳,然后眼中的火热又多了几分。

    作为当事人的银血,此时已经吓的动都不敢动了,毕竟这一伙人的眼神,是真的把他当成了食材。

    东王公此时虽然心中很是开心,但是他可没忘记正事。

    所以指了指一动不敢动的银血,道:“这位是银血牛一族的族长……”

    只是话还没说完,罗网就开口打断了,道:“不亏是族长,身上的肉肥瘦的刚好。”

    “原来他们种族是以肉的品质好坏来看谁当族长的啊。”祝融随即接话道,心中则是在想要不要去抓几个族长回来尝尝了。

    东王公听了这两句话直接无语了,他着实没想到对方能把话题歪的这么厉害。

    这时,罗网亮刀了,那是一把他这些年与炼器达人元始一同炼制的菜刀,虽然比不上先天灵宝,但是威力着实不容小觑。

    见状,东王公赶忙拦了一下,接着便用最快的速度把银血的请求说了一遍。

    接着,松开阻拦,去向一旁,接下来的事情已经与他无关了。

    此时,罗网脸上的嘲笑不加掩饰。

    同样,其他人对银血的请求也不禁摇头。

    无论罗网还是十二祖巫,哪一个不是洪荒中不能招惹的人选之一。

    哪怕是算计,也是不行。

    是的,对于帝俊的算计,在场没一个傻子,都看的分明。

    “招惹谁不好,偏偏招惹罗网道友。”红云说着,自顾倒了一杯酒与伏羲碰杯饮下。

    作为最早认识罗网的,他可是清楚这位道友的性格如何。

    伏羲与红云碰杯后饮下,而后看了一眼帝俊所在的方向,随即摇了摇头,道:“不识天数,平添灾祸。”

    一旁的元始听后,很赞同的点头,对伏羲这位顺天而行的道友充满了好感。

    而作为当事人之一的十二祖巫,虽然心中很是愤怒,但是他们决定吃完手中的烤肉再去揍人。

    同时,他们也想看看罗网的手段。

    如果手段一般的话,他们不介意带对方去他们的地盘定居,毕竟这年头擅长料理的修士是真不多。

    而另一个当事人罗网,此时正在磨刀,一边磨,一边对那位银血问道:“你是不是认为听了帝俊的话,最坏的结果顶多就是牺牲你一个?”

    接着,不等银血回答,罗网就给出了答案。

    “你把帝俊想的太好了,也把贫道的心眼想的太大了。”

    “于贫道而言,对贫道有危险的,贫道就会想尽办法斩草除根。”

    “所以你想啊,帝俊那厮会为了你们那个大罗都没有的种族与贫道结仇吗?”

    “虽然你没听过道祖讲道,但是把一族的生命交于他人手上,你是怎么想的?”

    听了这些话的银血,脸色已经变的煞白了。

    这些道理他都懂,但是却懂的太晚了,从他投靠帝俊的那一刻就晚了。

    这时,罗网把菜刀拿起,看了看锋利的刀刃,扭头对银血嘴角一扬,笑道:“不过你放心,贫道很忙,没时间对你的种族出手的。”

    此话一出,银血那一直紧绷的身体顿时放松了下来。

    而后,一道银光闪过,罗网完成了*。

    “在愉悦心情中死去,才不会浪费这种顶级食材。”

    话音落下,罗网已经把银血收了起来。

    这时罗网再看向东王公,依旧还是那个笑容,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