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四周因众位修士造成的绚烂景象,罗网等人则是边吃边观赏着。

    “这好好的怎么又动起手了呢。”罗网一脸感慨的说道。

    其他人闻言很是无语,造成这样结果的原因还不就是因为他的料理嘛。

    只不过心中虽这般想,但是却没一人说出口。

    原因嘛,自然是因为嘴被烤肉和美酒堵住了。

    就在这时,罗网脸上一副怒其不争的模样又开口了。

    “打来打去就那些人,他们就没看到那边还有两伙人看戏嘛,就不能拉进去一起混战嘛。”

    闻言,几人顿时满脸黑线,他们还是低估了罗网的心黑了。

    然而就在此时,自远处传来一声粗狂的笑声。

    “哈哈哈,打架这种事怎么能少的了我们十二祖巫呢。”

    话音未落,空间一阵波动,十二祖巫的身影便出现于此地。

    而后空间祖巫帝江身影一个模糊,一位大罗便像鸡崽子一样被他抓在了手中。

    “告诉我,这是怎么一回事?”帝江问道。

    虽然他们不畏惧打架,但是一言不发就出手,万一被所有人针对了可不好。

    而那位大罗听后也没有隐瞒,随即便一五一十,一字一句的把所有的事情说了个清楚。

    就在帝江听后知道可以动手时,却见手中的那位大罗不见了踪影,此时他抓着的正是一块神玉。

    “难怪毫不犹豫的交代了,原来是给自己争取逃跑时间啊。”

    说着,帝江手上一个用力,那块硬度极强的神玉瞬间崩碎。

    而后没有多余的话,十二祖巫动了,他们如狼入羊群一样对其他人展开了*。

    只不过相比较其他人的好战,自认是罗网酒肉朋友的祝融却是对烤肉动了心,毕竟他可是好长一段时间没有吃到了。

    所以看到共工那厮即将一拳打爆对方时,祝融瞬间冲过去救下了对方。

    而他的这个举动,也瞬间惊呆了在场所有人。

    “祝融,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共工此刻怒吼道。

    祝融闻言很诚实的点点头,道:“自然是知道的。”

    听闻此话的共工怒火更甚了,而此地其他人的注意力也放到了这里,毕竟祖巫之间的内讧还是值得一看的。

    这时,被祝融救下的当事人感受着此地的氛围,额头上都是冷汗了。

    “那个,多谢祝融祖巫搭救……”

    然而话还没说完,祝融就出声打断了。

    “莫要道谢,本祖巫可不是救你。”

    话音刚落,祝融出手干脆利落的击杀了对方。

    这一结果,让此刻围观的众人又愣住了,他们着实搞不明白祝融如此行事是什么意思。

    祝融对其他人的不解也没给出解答,此刻他正拎着那变为本体的尸体直奔罗网那里呢。

    这一刻,众人悟了。

    只是啊,祝融的这个举动也成功的让罗网吸引了十二位祖巫的视线。

    所幸他这里人也不少,不然他还真有些心里发毛。

    “罗网,这个给我换成肉。还有那个酒也给我来一份。”

    作为老熟人,论点餐他可是专业的。

    罗网听后也没有拒绝这份交易,对他来说有的赚就行,至于人是谁,他才不在乎。

    随后,把烤肉和酒水递给祝融后,罗网的视线看向了帝俊和东王公那里。

    “不愧是野心家,居然抓准时机收拢人手。”

    因为祝融换肉的举动,让其他祖巫暂时停下来了杀戮,而那些被祖巫盯上的生灵,为了活命只能同意帝俊和东王公他们的招揽。

    只是啊,罗网着实没想到东王公招揽的数量居然没有帝俊多。

    “明明有着群仙之首的官方身份,结果还比不上一个野生组织,当真是耻辱啊。”

    而在罗网的视线再放在十二祖巫的身上时,他发现不招揽那么多也不是坏事,毕竟数量多了可更容易吸引十二祖巫的视线。

    这不,在祝融把交换的烤肉和美酒分给其他祖巫后,他们看向此地那些生灵的眼神更加火热了。

    而帝俊作为招揽了大量修士的,更是吸引祖巫们的视线。

    毕竟,那可是好大一块肉。

    短暂进食后,十二祖巫便兴冲冲的杀了过去,帝俊和太一对此也不得不应战。

    然而大能打架,自然是手下遭殃,再加上此时帝俊、太一二人还略逊十二祖巫一筹的情况下,那损失更是清晰可见。

    看着那被波及死去掉落的生灵宛如下饺子一样,罗网不禁想道:“这应该算是巫妖之间的第一次对战吧。”

    正想着呢,下方海面又传来一阵空间波动,接着大量的先天灵气涌出。

    这一变故,也成功的让正在对战的祖巫和帝俊他们停手了,他们可没忘记必行的目的。

    只是那吸引所有人的仙岛并未出世,依旧还差了一步。

    看见这个结果后,此地又陷入了诡异的和平景象。

    之所以这样,原因还是因为帝江他们拿着和帝俊交手顺手打死的生灵来罗网这里换肉呢。

    而祖巫不出手的情况下,其他人自然更没动手的想法了。

    只是看着吃的大口朵颐的祖巫们,帝俊他也知道用不了多久就会用完,然而再来找他麻烦的。

    但是让他放弃这些招揽到的手下,他又不甘心。

    所以……

    “必须祸水东引。”

    想着,帝俊喊来了刚投靠他的一个种族的族长。

    “银血族长,听闻贵族死伤惨重啊。”帝俊说着,视线看向罗网那里。

    这位银血族长也看了过去,然后就看到自己银血牛族的一位族人正被剥皮剔骨,顿时他双眼就变成了红色。

    只是下一秒,伴随着血泪流下,他只能发出无可奈何的一声叹息。

    虽然同为大罗,但是他的修为哪怕红云都打不过,更别提其他人了,所以除了叹息他别无他法。

    帝俊听后,眼中闪过一抹幽光,而后开口道:“东王公是道祖钦点的群仙之首,面对这等情况应当也是愤怒的吧。之所以不出声,想来应该是缺一个出声的理由……”

    话未说尽,银血却听的明明白白,而后面色淡然的点头应道:“是,属下明白了。”

    这一刻,他后悔同意帝俊的招揽了,但是他却不能反悔,毕竟他剩下的族人都在对方手中呢。

    “只希望能平安度过此难。若是能安全度过,我定会带着族人寻一安稳之地避世。”

    想着,银血抬腿走向了东王公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