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红云的决定,罗网是不认同的。

    不过这也只是他的想法,他也不能操纵他人的想法不是嘛。

    所以,在看到红云起身后,他并没有多说什么。

    在红云说完那番话,身上的大道波动变的无比纯粹之时,他也替对方开心。

    正如那句话说的一样,子非鱼,安知鱼之乐。

    对红云来说,虽然他丢了这个成圣的座位,但是他还有一位未靠鸿蒙紫气成就混元大罗金仙的老师呢。

    再者,红云他还找回了自己想要修行的大道,不再复之前大道杂乱的模样。

    所以对红云来说,他亏损的真的并不多。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想着,罗网不禁笑了笑。

    只是他这个笑容刚挂在脸上,就见旁边的准提对他说道:

    “道友慈悲,能否为我兄让一下座位?”

    这时,准提脸上已经没有之前悲伤的模样,说让座说的很是大义凛然。

    而其他人见状,顿时露出了看戏的表情。

    对此,罗网冷眼看过,冷声吐出一个字。

    “滚!”

    虽然红云让座是自愿的,但是他对准提还是不可能有好感的。

    而听了罗网回答的准提,顿时脸色大怒。

    他不要面皮是他的事,但是别人却不能扫落他的面皮。

    所以没有什么多余的话,他当即拿出自己的七宝妙树就发起了攻击。

    对于这一结果,其他的大罗更是看热闹的表情。

    而罗网自然也防着准提的偷袭,所以在七宝妙树刷来的那一刻,他反手虚空一砍。

    接着,震惊在场所有人的一幕发生了。

    只见准提手持七宝妙树的胳膊瞬间断掉,而因胳膊断掉的原因,那攻击也后续无力自行消散。

    这一刻,哪怕准提自己都震惊的不行。

    下一秒,罗网出手把那条胳膊连带着七宝妙树收了起来。

    他可是记得这位准提的本体,是那极品先天灵根菩提树呢。

    罗网的举动也让准提脸色发黑,不过他却不敢再说些什么,毕竟胳膊怎么断的他都不清不楚的。

    其他的大罗这时也已经把罗网认定不可招惹的存在了,毕竟换成他们,估计也是一样。

    见准提不再理他,罗网心中也松了口气。

    刚才那一幕看上去很容易,但是实际上却消耗的有些大。

    毕竟在一瞬间就得把其他因果嫁接在与准提的因果上,再进行增强后,随即砍断,由因果强行伤到对方的本体。

    这一招,是他在登星辰阶梯时领悟到,对因果的一种运用方式。

    “威力不错,可以列入创造神通的计划里。”

    毕竟这一招现在还只是想法,他还未进行真正的创作呢。

    见罗网这里是个硬茬子,啃不动还崩了牙后,准提把目标换了个人。

    前面那四位他惹不起,但是最后这一位他应该没问题了。

    “道友,你看我兄长如此劳累,能否让他坐下休息片刻?”准提对鲲鹏说道。

    鲲鹏听后,学着罗网的模样也说出了那个“滚”字。

    闻言,准提脸色变了,其他大罗又等着继续看戏了。

    鲲鹏见准提的模样,心头一阵舒爽。

    之前被帝俊、太一两兄弟欺负,他心头火可多着呢。

    所以感觉骂后火气减少了些,他就继续开口了,道:

    “你既然说你兄长辛苦,你为什么不让我座?是贪恋这座位的舒适吗?”

    “还有,既然真如此劳累,为何不席地而坐,是圣人道场这么大的地方都容不下你么?”

    “你口口声声说你二人赶路辛苦,试问在做哪一位赶来此地未经历辛苦?”

    鲲鹏他现在越说越起劲,越说越上头,这种感觉着实让他迷醉。

    而就在他一个片刻语气停歇之时,那位一直没开口的接引开口了。

    只见其一脸苦色的上前,行礼后,便开口说了道歉。

    鲲鹏听后,心中更是舒爽了,甚至都有些表露于色了。

    就在他心中有些得意之时,接引却是一副劳累模样的一个踉跄,直接把鲲鹏撞出了座位。

    而接引他则是踉跄过后直接落座,接着一副惊讶的表情对鲲鹏道:“没想到道友居然是刀子嘴豆腐心,最后还是为贫道让了座,贫道定会感激道友的。”

    鲲鹏闻言,脸色直接气成的涨红色,他实在是没想到对方如此*。

    就在他想着把座位再要回来之时,就见一个道童走出,对着醒钟一敲,而后开口喊道:

    “肃静!讲道时间已到,恭迎老爷法驾。”

    闻言,鲲鹏也顾不得再要座位了,连忙找了一个坐下。

    下一秒,氤氲仙气升腾,一股异香也开始充斥在这片空间。

    片刻之后,鸿钧老祖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

    同样,鸿钧也打量了一下紫霄宫中的听道者,每一个都有好似被扒干净的感觉。

    “尔等日后就依如今的位置落座,莫要私自变动。”

    罗网听见此话后,心中一直提着的石头终于放下了。

    其他人虽然不解,但是也越发肯定第一排座位有问题了。

    只是圣人都发话了,他们的反驳意见也没用啊。

    “遵圣人法旨。”

    鸿钧闻言点点头,而后继续开口道:“此番讲道分三次,每次讲道一万年,而后各自修行三万年,共计十二万年,望尔等好生珍惜。”

    “圣人慈悲。”

    继续行礼过后,众人便安静等待圣人讲道了。

    随即,紫霄宫中升起一股纯粹且*的大道之意,顿时把众听道者的视线吸引了过去。

    这时,鸿钧脑后浮现一块破碎的玉盘,在其大道力量的加持下,玉盘的模样发生了变化。

    大道无形,正适合用在现在这个时候。

    在每一个人眼中,那玉盘皆是不同形状,有的是一副场景,有的是一段记录,有的是一件文字……

    不过虽然表现不同,但是却是最贴合每个人自己的大道。

    就在众人沉醉之时,鸿钧开口了。

    “天数五,地数五。五位相得而各有合,天数二十有五,地数三十,凡天地之数五十有五,此所以成变化而行鬼神也……”

    伴随着鸿钧讲道声音的响起,在每个人眼中的大道也随之变化,变成了方便理解的模样。

    虽然讲道内容只是关于大罗以下的,但是所有人却都沉醉其中。

    如果说他们之前的修行是自学小学里的一门课程的话,那么现在就是由老师带领全科学习,还兼带课外知识的那种。

    瞬间,众人就体会到了有一个好老师是有何等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