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东方。

    一处极为难得的洞天福地处,一位手持残破玉盘的道人正表情淡然的看向上空。

    若是细看,便会发现这道人的瞳孔中却未倒映那蓝天白云之景,反而无比的深邃,宛如无尽深渊一般。

    渐渐的,那如无尽深渊的瞳孔中出现了一抹金光。

    而这一抹金光的出现,好似开关一样,随即浓郁的金光喷薄而出,把道人映衬的更加高贵了。

    这时,道人手中的玉盘闪过一缕纯粹的紫色。

    这一缕紫色,就宛如催化剂一样,浓郁的金光当即被渲染成了紫色。

    而后,紫色无尽蔓延。

    伴随着恐怖的威压,紫色直接覆盖了整个洪荒上空。

    在这股威压之下,大罗修为以下的生灵皆五体投地。

    而大罗者,也姿态不一。

    大道坚定之辈,身影坚挺不倒。

    大道不稳之辈,弯腰跪地皆不相同。

    五庄观中,红云此时的状态就是被压弯了腰。

    镇元子想出手帮衬一下红云,却被罗网拦下了。

    “镇元道友,不可。”

    说罢,罗网向着东方之地微微躬身行礼。

    顿时,压在他身上的威压就变成了和煦春风一样。

    见状,镇元子和红云也赶紧照做,随即那威压也不再。

    这时,罗网才开口道:“镇元道友,关心则乱啊。”

    镇元子闻言脸上有几分尴尬之色,毕竟罗网说的没错。

    在罗网拦下他的那一刻,他就已经知道答案了。

    能让天道都帮忙宣告洪荒的事情,他若是出了手,后果自然不好。

    罗网对此也没有细说,毕竟圣人已经出世,监听洪荒自然没有难度。

    为了自身的安全,以后有些事只能在特定的场合说了。

    不同于罗网此时的郁闷,帝俊和白虎族族长二人却是开心的不行。

    本来他们都做好最终决战的准备了,结果这一股威压之下,也刚好让他们能停手不再厮杀。

    只是虽然很感谢这股威压,但是二人却并没有行礼,依旧硬撑着。

    这样的结果,也就导致本来全盛状态的二人,在威压下有了不同程度的伤势。

    片刻之后,一道声音响彻洪荒。

    “贫道鸿钧今已成圣,于三万年后天外天紫霄宫中宣讲大道,有缘者皆可前来。”

    话音落下,一道身影自东方某地升起,渐渐直接不见人影,而那满天的紫色和威压也随之消散。

    接着,洪荒突然难得的安静了刹那。

    而刹那过后,众生吵闹的声音连绵不断。

    修为到大罗之境时,接下来要走的每一步都变的很是困难,这是整个洪荒所有大罗共同认定的。

    前路,他们知晓有,但是却不知晓如何走出这个前路。

    如今,机会来了。

    所以听闻有圣人讲道的机会,近乎所有的生灵都放下手中的事情直奔天外天。

    虽然圣人说过三万年后才开始讲道,但是又没规定早去不行,所以顿时洪荒就出现了满天生灵飞天的景象。

    对于这一幕,罗网看的有趣,于是找了个张兽皮便开始作画。

    只是他的这等行为却是让镇元子和红云二人十分不解。

    “道友,别作画了,现在赶去听圣人讲道最重要啊。”红云焦急的说道。

    作为三人中唯一一个被威压给压弯了腰的,红云他现在已经对修行彻底上心了。

    罗网听后,看向上空那不时像下饺子一样掉落的生灵,随手几笔画下后,笑道:“两位道友,你看那些生灵中,有几个是真心求道的?”

    镇元子闻言便给出了答案:“不足三千之数。”

    罗网这时又画了几笔,而后说道:“求道都不真心,何谈有缘者。”

    说罢,罗网补上了最后几笔,而内容正是他们三人于五庄观的画面。

    随即把画卷收起,罗网对二人开口道:“不忘初心,方得始终。两位道友,我们走吧。”

    镇元子对于此话已经听进去了,反观红云还是那急躁的模样。

    对此,罗网只能再说一句。

    “红云道友,你是有老师的。”

    说着,罗网就有些酸,他这么好的一个学生都没有个好老师,红云却先行一步了。

    红云听后也想到了自家老师后,急躁的心也慢慢稳了下来。

    毕竟对于自己老师的实力,他也见识过。

    想到这里,他心态一下就稳了。

    圣人讲道能赶上则好,若是赶不上,他还有老师在呢。

    罗网见红云的变化后,心里酸的很,如同吃了一枚无比酸涩的先天灵果一样。

    而此时天外天,也是洪荒之外的混沌中,一座散发着淡淡紫光的宫殿正漂浮于此。

    宫殿内,两位道人正对立而坐,面前的一块镜子上正显示着罗网等人的影像。

    “倒是一个有趣的小家伙,贫道要不要再收一个弟子?”说着,这位道人看向另一位道人。

    而另一位,正是那位刚成圣的鸿钧,在听闻此话后,冷哼一声,道:“贫道不拦着你,只要你杨眉能扛得住洪荒天地的因果就行。”

    对于刚交手还失败的他来说,心情不爽是很合理的。

    杨眉,也就是镇元子的*听后没有立即回答,思索片刻后,道:“也不是不可以试试。”

    这一次鸿钧表情变了,连忙出声道:“不行,洪荒中能入眼的总共没几个,这一个不能让给你,更何况他还与贫道有因果存在。”

    杨眉闻言又看了看,然后就笑出了声,道:“没想到啊,罗睺居然被这小家伙阴了一下,虽然只是一下,但这小家伙着实厉害啊。”

    他杨眉,又提起兴趣来了。

    不过看着鸿钧那张严肃的脸,他赶紧摆了摆手,道:“放心吧,贫道可没夺你所好的想法,只是有些感兴趣而已。”

    没想法?感兴趣!

    这两个词让鸿钧着实放不下心,所以连忙转移了话题。

    “你不是要去混沌中寻找一下其他世界的踪迹吗?何时出发?”

    “等你讲道前一刻就走。”杨眉回道。

    鸿钧闻言点点头,道:“你放心的去吧,你的两个徒弟我会护住的。”

    “不用,只要护住我那镇元徒儿就行。至于那红云,若是有改那懒散的毛病就护一下。若是没有,让他死一回也是好事。”杨眉回道。

    对于两个徒弟的性格他太熟悉了,镇元子不用他担心,唯独那个红云,需要注意一下。

    “好,我知道了。”鸿钧应道。

    对他们来说,死和活的界限已经很模糊了,只要他们想,让一个生灵活出第二世根本不是问题。

    杨眉听后突然一笑,打趣道:“道友,你说我那个徒弟若是代师收徒,那可怎么办呢?”

    鸿钧一听,直接吹胡子瞪眼了。

    而后,挥手一挥,刚进入混沌的三人突然遭遇了一股混沌乱流,接着罗网便与镇元子、红云二人分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