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一块大蛋糕出现在所有人面前时,最先有所行动的肯定是有野心的。

    然有野心的却也分愣头青和黑心鬼,其中区别便是一个只看当前,一个却是布局未来。

    愣头青还好说,只要不动蛋糕便是无恙。

    但是黑心鬼不同,他谋划的更多,所以在其操作下,更多无辜的弱小者也只能被迫卷入这场洪流当中。

    量劫过后三族的悲惨虽然警示的不少生灵,但是三族那辉煌时刻同样也让不少生灵眼红。

    而能造成一个种族无比辉煌的蛋糕,便是那气运了。

    于是在有心算无心的情况下,难得平静了数十万余年的安稳日子就这么被打破了。

    不过这些对罗网来说并无半毛钱的关系,因为此时的他正在赶往洪荒西方的路上。

    ……

    洪荒东方之地有一山,山有一神泉,具有清除杂念,让人心神无垢的作用,故此山也被唤作无垢山。

    然此山泉之妙,也被两个小种族看上了。

    其中一为猿族,一为狐族。

    这一日,猿族突然开始大举进攻狐族族地。

    仅仅数日,狐族除族长逃脱外,尽数皆灭。

    猿族随即占据无垢山,而后气运大涨。

    而这就像一个信号一样,随即更多的小种族开始了争夺气运的战斗。

    今日你灭他族,明日另一族便以被灭之族的名义反灭那族。

    如此你来我往,因果也如同雪球一样越滚越大,波及范围也越来越广。

    甚至就连罗网要前往的白虎族,这时也已经被迫开始了气运争夺战。

    而能成为四极之灵的白虎族,自然也不是泛泛之辈,对来犯他族皆如数反杀。

    这也就导致白虎族的气运,已经膨胀到了最初的数倍。

    原本白虎族还想着争一下四极之灵的位置,但是感受到如今增强的气运后,他们决定放弃了。

    毕竟相比较那未知的结果,眼前这条能看得见的明亮大路更让人安心。

    此时,罗网正在赶来的路上。

    ……

    不周山,盘古殿。

    此次,十二祖巫终于全部凑齐了。

    “浊九阴,新生族人数量如何了?”帝江开口问道。

    “比最开始的时候减慢太多了,血池中其他生灵的鲜血需要尽快补充了。”浊九阴回道。

    闻言,祝融就跳了出来,道:“就让我去吧。”

    只是其他祖巫见状,直接无视了他,毕竟有祝融在,他们就不用担心会被后土拉去吃那难吃的东西。

    所以,牺牲一个祝融,换来他们十位祖巫的存活,多好的结果啊。

    “祝融你就安心陪后土妹子吧,此次还是我去吧。”共工这时站出来说道。

    不等祝融开口,帝江就先开口拍板定案了。

    “好,共工,此次任务就交给你了。”

    “好的,大哥。”共工大笑着应道。

    而就在这时,浊九阴突然周身大道波动环绕,过了片刻后这才恢复正常。

    就在众位祖巫疑惑之时,浊九阴开口了,道:“共工,收取血液之后,记得把现场伪装成其他种族出手的模样。”

    共工:???

    不同于共工的疑惑,帝江却是嗅到了阴谋的味道,于是开口道:“浊九阴,怎么回事?”

    浊九阴笑了笑,回道:“刚才于时间长河中看到如今洪荒的争斗乱象是有人故意挑起的,应当是想趁乱得利。

    而我等也刚好需要时间培育更多的族人,所以添一把火的同时,也能打乱一下对方的计划。”

    “知晓是何人吗?”帝江严肃脸问道。

    浊九阴摇摇头,道:“对方应该有重宝护身,我能察觉也是因为牵扯到我等兄妹的缘故。否则未察觉到情况下,我等祖巫也会被算计进去。”

    “不过既然被我等知道了,那么就替我等背锅好了。”

    ……

    洪荒东部,还是那处隐秘的山谷中。

    此时的帝俊已经忙碌的根本顾不得分心其他了,而太一对此也帮不上什么忙,所以只能营造一个安静的办公环境。

    虽说创业初期问题是最多,但是在安排好前路的情况下,之后只要把控大体方向就好了。

    然而就怕半路杀出一个程咬金,把本是有条不紊的计划打乱。

    而一步出错的结果,也就导致随后的每一步都会出错,只能每时每刻紧盯着,免的一时不察,全盘皆崩。

    对于祖巫的举动,帝俊不知,不过不代表他不记仇。

    今日的苦果,他日后一定百倍奉还。

    ……

    明手、暗手、捣乱者各自落棋的结果,便是让洪荒这盘棋变的一团乱。

    甚至于就连还在赶路的罗网,都受到了影响。

    看着不断缠绕过来的因果,罗网他现在恨不得冲过去对着造成这种结果的人一顿输出。

    只是因果线虽多,但是却并未有那主线,也不知对方是有解决因果线的手段,还是其他原因导致的。

    不过这个仇,他记下了!

    随手把因果线团成一团收起,罗网继续赶路了。

    ……

    争夺洪荒气运这件事对其他种族很是*,但是对当过一段时间主角的三族来说却没那么新鲜。

    已经经历过一次的三族,他们对于其中好处和坏处皆了然于胸。

    像如今表面上占据风头的种族,在三族眼里也不过尔尔。

    他们真正看重的,还是搅动造成这种乱象的那个人,或者那个势力。

    虽然他们三族不能再为天地主角,但是他们可以借鸡生蛋,借用这接下来的主角,替他们三族分担因果业力。

    龙族,只准备押注那一人或者势力。

    凤族,则是遍地撒网,不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

    至于麒麟族,静待时机。

    所以在三族也出手的情况下,刚好不容易稳定局面的帝俊又不得不加班了。

    同样的,本就被不断涌来的因果减慢速度的罗网,此时变的更慢了。

    看着环绕全身,还不断涌入的因果线,他感觉自己必须处理一下才能前往白虎族。

    不然这些因果加身的情况下,估计他都见不到白虎族的族长,毕竟不是谁都能无视这些因果的。

    “为了气运不在乎因果是吧,贫道就让你们尝尝因果反噬的感觉!”

    随即,找了一处僻静之地,灵宝因果网连接这些无序因果后,罗网开始编网了。

    “希望这张因果巨网能让你们也和贫道一样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