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阳下,灵果林,就连微风都带着一股果子的香甜味道。

    看着这么一*果林,罗网他感觉已经快压不住心底的蠢蠢欲动了。

    “这么一*果林,若是都搬去云界洞天,以后的日子该是多好啊。”

    只不过这想法他也只是想想,毕竟依靠此地生存弱小生灵还有不少呢。

    虽然他自认自己不是什么好人,但是也绝对不会因为自己的一时喜好就让这么多生灵没有活路。

    当然了,最重要的是他不想给自己招惹业力。

    因果他不介意,但是业力这东西还是不要有的好。

    所以对于眼前这一片灵果林,他只把每一种种类的灵果收取一株。

    而就这一株,也花费了数日。

    同样的,罗网也发现了造成此地这片果林树海的原因。

    “恭喜大人,又获得一株先天灵根。”白泽这时出声恭喜道。

    这一刻,他的内心已经生不起多少波澜了,毕竟去过云界洞天的他,已经见识到了那数十株的先天灵根。

    甚至这时他都有种下品先天灵根不过尔尔,中品可看一眼,上品方能看上的心态了。

    没错,身为云界洞天中的第二位生灵,他已经因为这份底蕴膨胀了。

    罗网把灵根收起,眼中的笑意清晰可见。

    上品先天灵根:万果树。每三万年时间可结一种全新灵果,再三万年方成熟。此灵根共可结万种灵果,食之可得一丝天命。

    对罗网来说,他看重的还是那数不尽的各种各样的灵果。

    至于食之可得一丝天命,他并没有怎么放在心上。

    因为与其说是天命,还不如说是成为那种灵果之祖,有了那一种灵果的气运。

    而只要牵扯了气运,争斗自然少不了,顶多就是从生灵变成植物而已。

    “之前收拢了三千种灵果,看来已经成熟三千次了啊。”

    想着,罗网神念铺开笼罩了这一片果林树海,过了片刻才收回。

    “三千灵果的祖灵已经前往他处了啊。”

    如果可以的话,他还是想要把这三千灵果的祖灵收回的,毕竟云界洞天还等着他们建设呢。

    “可惜了,三千劳工不再这里。”

    罗网说着,拿出千回百转壶敲了敲,顿时壶口传来一阵吸力,片刻就收取了数不尽的成熟灵果。

    白泽见状眼中闪过羡慕之色,灵根看多了他也就看淡了,但是灵宝他可没有看淡。

    “走吧。”罗网说着先步开走,在路过白泽的时候,在袖中取出五枚珠子丢给了他,道:

    “此株灵根贫道很满意,这一套五行珠就赏你了。”

    白泽接住后,闻言连忙开口道:“大人,能寻到这株灵根全是因为大人的气运,与属下并没有半分关系。这灵宝,属下不敢接受。”

    这句话白泽他可没有拍马屁的意思,因为这就是实话。

    毕竟亲眼见到那些功德后,他就知道此行运气这般好,和他没一毛钱的关系。

    灵宝,他想要,但是他也知道有些话必须说。不能领导说他的功劳,他就真的认为都是他的功劳。

    “拿着吧,既然跟了贫道,那自然不能让你丢了贫道脸面,一套上品先天灵宝贫道还送的起。”罗网说道。

    对他来说,除了一些特殊的先天灵宝外,非极品已经难入他眼了。

    而白泽既然日后是他云界洞天的管家,所以用一套上品先天灵宝撑一下排面和实力自然是要有的。

    白泽听后则是感动的不行,毕竟不是每一个都像罗网一样不差灵宝。

    “多谢大人。”

    白泽决定了,他以后要努力为做云界洞天发光发热。

    看着忠诚值已经快爆表的白泽,罗网心中不禁感叹此时的白泽真淳朴,或者说此时的洪荒生灵真淳朴。

    “白泽,日后喊我界主即可。另,云界洞天日后也交于你打理了。”罗网说道。

    对罗网来说,他这话只是给自己的管家任命,但是在白泽耳中,却是罗网对他莫大的信任。

    于是,本就要爆表的忠诚值当即爆表了。

    “白泽,定不负界主的期望。”白泽眼眶通红的回道,语气也像极了发誓。

    看着如此感动的白泽,罗网除了感叹一下生灵的淳朴,还能说些什么呢。

    “云界当前只有你我二人,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

    这一刻,罗网感觉自己真的不适合当黑心资本家。

    因为欺负老实人,他良心果然会不舒服。

    但是只要不是老实人,他欺负起来就没问题了。

    “白泽,回云界洞天。”说着,罗网的视线看向远处。

    白泽听后虽然不解,但是他的天赋还是告诉他接下来听命行事为好。

    随即面色些许微红的取出q萌版自己模样的令牌,没有迟疑的就激活了。

    伴随着法力涌入,令牌中冲出一个巨大化q版的白泽本体,而后包裹住脸色通红的本体,而后如泡沫般消散。

    全程观看的罗网,对于自己炼制的回城令牌给了一个满分。

    “这特效放在前世,怎么也得一秒一千万起步啊。”

    话音未落,自远处传来了两股恐怖的大道波动,而其中之一罗网很熟悉,正是有黑历史在他手中的祝融。

    想到之前对方离去所说的话,罗网期待了起来。

    如果再多来一位祖巫,他绝对二话不说当即离去,但是只来一位的话,他刚好练练手。

    “土之大道,来的应该是那位最温柔的祖巫,后土吧。”

    想法刚落下,两道人影也出现在罗网的面前。

    只是……

    “祝融祖巫,你是一路滚着过来的吗?”罗网说道。

    毕竟对方那一身的伤势,除了这个理由他想不到其他了。

    本来准备看热闹的祝融闻言脸色就黑了下去,只是这身伤势来源他也没办法说,所以只能转移话题了。

    “罗网,本祖巫来报仇了。若是你肯把你那锅肉汤给我,我可以既往不咎,与你断了因果。”祝融说着为自己的机智点了个赞。

    因为他就是算准了对方不会答应才这样说的。

    而只要罗网一拒绝,那么他就有理由拉着后土去给他报仇了。

    罗网听后没有搭理祝融,而是对后土道:“贫道罗网,见过后土祖巫。不知后土祖巫有没有兴趣看一段影像呢?”

    后土闻言虽然不解,但还是应下了,因为她已经从祝融的表现中看出问题来了。

    而这一刻的祝融,突然有种不好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