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族的自大,罗网已经知晓的清清楚楚了。

    而龙族这段时间的结果,整个洪荒也已经看到了。

    所以在他看来,凤族再如何,此时应该也收起上一量劫中主角的心态了。

    然而在看到那位凤族大罗后,罗网的第一想法就是宰了对方炖汤,因为对方那骄傲的态度很让他不爽。

    “那道人,本座在问你一遍,为何你身上有我那小童的气息?”

    看着对方那自诩高傲的模样,白泽知道对方肯定活不长了。

    果然,下一秒罗网就出手了。

    仅仅刹那,白泽就看到了罗网在摁着那位凤族大罗爆锤。

    “和我摆谱,你算个什么东西!”

    “真当还是上一量劫你凤族最辉煌的时候吗?”

    “贫道不给你脸,你还蹬鼻子上脸。”

    “真当贫道在上一量劫的是苟过来的吗?”

    虽然他的肉身比不上祖巫那么强,但是也绝对不会比三族差。

    之所以他不喜欢肉搏,完全是想着能一击必杀,何必拳拳到肉那么麻烦。

    而现在看来,拳拳到肉也不错,最起码心中爽快。

    看着被揍晕过去的这位大罗,罗网也没气,直接下了死手,然而拔毛去内脏后扔进了乾坤鼎中。

    “龙肉汤比不得龙凤汤有营养啊。”

    说着,收拾了一下现场,罗网又恢复了之前无害的模样。

    而亲眼目睹了整个过程的白泽,咽口水了。

    一是馋了,毕竟龙凤汤听起来就很高级。

    二呢,则是缓解一下内心的紧张,他一个爱好和平的兽,着实没见过这么凶残的场面。

    “走吧,继续赶路。”罗网说道。

    “可是前辈,这刚处理了一位凤族大罗就去不死火山,未免不太好吧?”白泽提醒道。

    他是真的怕凤族玻璃心碎了,举族追杀他们。

    “放心,没人知道的。”

    论善后处理现场的手段,罗网他是专业了。

    百万年老字号,真善后专业户。

    于是,一套行云流水的过程走完,白泽麻了。

    若非之前他亲眼所见,他实在相信不起来刚才真的有发生过处理凤肉食材这件事。

    “前辈,你怎么这么熟练?”白泽不自禁的问道。

    “无非熟能生巧罢了。”

    明明很普通的一句话,白泽听后却是有种看到无尽尸海的感觉。

    不过随后他也就放下心来了。

    对他来说,不怕靠山手段硬,就怕靠山没能耐。

    所以……

    “前辈,去不死火山还要继续前行。”白泽说道。

    只是罗网听后却是摆摆手,道:“暂且不急,刚才动完手的时候,贫道感觉对方的一桩机缘落在我身上了。现在先去看看是何机缘,之后再去不死火山。”

    “啊,好。”白泽他现在有点懵。

    杀死其他生灵能夺取他人的机缘,这一说话他还是第一次听见。

    而且,他有点动心了。

    毕竟他是真的穷。

    …………

    在罗网带着白泽转弯去其他方向没多久,帝俊和太一二人的身影出现于此。

    “兄长,这一次我们没来晚吧?”太一说着,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

    帝俊听后笑了笑,道:“没有,虽然之前被祖巫阻拦耽搁了一下,但是距离和那位凤族大罗的联络时间还有几日呢。”

    “如此就好,那就再等几日吧。不过那位凤族大罗真的没问题吗?毕竟那行径和背叛凤族没区别了。”太一又问道。

    虽然他不如帝俊那么精于算计,但是他还是会习惯性的替他思索一些可能存在的问题。

    帝俊也知晓太一对自己的关心,闻言只有开心,并无半分不耐。

    “你我眼中的凤族,和对方心中认为的凤族可不一样。在对方看来,上一量劫中凤族的形象才是真正的凤族。所以对如今的凤族,自然不会有什么认同感。”

    “再者,失去了进取心的种族,也意味着无法长久。而我兄弟二人所做之事,便是给他们一个另类的前进方向,所以……”

    话音未落,帝俊眉头一皱看向远处。

    太一见状也看了过去,然后便看到了数位凤族大罗正赶来此地。

    而其中的一位,手中拿着的正是他二人留下的信物,一根他们身上的金乌羽。

    “大哥,这些大罗是来加入我们的吗?”太一问道。

    帝俊听后摇了摇头,道:“不知道,先警惕些。”

    “好。”

    片刻后,两伙人见面了。

    那位手持金乌羽毛的凤羽大罗,感应了一下手中羽毛和眼前二人的关系后,便冷声道:

    “没错,就是他们在挑起我凤族内部大乱。动手!”

    话音未落,战斗开始了。

    虽然帝俊太一二人控制的太阳真火很恐怖,但是凤族中玩火的也有不少。

    再加上其他凤族的帮衬,一时间二人就有些落了下风。

    见状,二人对视一眼,太一猛的催动混沌钟。

    仅仅一声响过,恐怖的*之力充斥在这一处区域中。

    凤族的几位大罗哪怕有抵抗手段,但是也是僵硬的刹那。

    而这刹那的时间里,二人已经收回了那根金乌羽,然后化作一道虹光远遁而去。

    …………

    帝俊、太一和凤族的战斗虽然很短暂,但是所造成的动静却并不小。

    所以一段距离处正在寻宝的罗网自然也有所察觉。

    对此他也就看了一眼,而后便继续破阵了。

    对于阵法他不懂,但是暴力破阵他还是很有自信的。

    但是想到阵法在洪荒属于外挂级别的存在,他认为他有必要研究一下其他大阵来丰富自己的阵法知识了。

    只是看着眼前的大阵,他心中的怒气无时无刻不再提升。

    因为……

    “怎么又回到这部分大阵了,而且为什么又恢复了?”

    看着这宛如套圈一样的大阵,罗网他的耐心终究被消耗干净了。

    手中法力凝聚,而后一拳重重砸去。

    因为之前破解的时候找到了这座大阵的薄弱处,所以暴力破阵还是不难的。

    “哐哐哐~”

    数十次的全力一击过后,大阵应声而碎,里面所被保护的先天之物也出现在他的眼前。

    “一个瓶子?”白泽也认出了这是件先天灵宝,但是瓶子的灵宝,作用应该不大,他兴趣丧失了几分,余留几万分。

    毕竟再怎么说这也是一件先天灵宝。

    而罗网把灵宝拿到手后,则是开心的笑了起来。

    “不错,很合贫道心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