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得偿所愿的说法,是叫做瞌睡的时候凑巧有人送来了枕头。

    罗网此时就是赶了这么一个凑巧。

    他这里刚完善了因果传送术,虽然他认为这神通并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切实实验一下还是很有必要的。

    而如今这一根因果线,刚好就给他送来了实验机会。

    “会不会突然吓你一跳呢,伏羲道友?”

    话音落下,罗网的身影已然从云界洞天中消失。

    再出现,便是在凤栖山的外面。

    之所以在此地出现,并不是因为大阵阻拦,纯属是因为不请自入是为闯。

    “适才听闻伏羲道友在念想贫道,贫道应邀来了。”

    话音刚落,伏羲已经出现在罗网的面前。

    “罗网道友?”伏羲此刻有些懵。

    他之前确实念叨了一句对方,可这下一秒就被找上门,未免也太快了吧?!

    “嗯,是吾。见到伏羲道友。”罗网笑眯眯的说道。

    刚才伏羲那惊讶的表情,他很满意。

    “道友是寻岛回来途径此地吗?”伏羲问道,他还是感觉对方此行就是凑巧。

    “是啊。道友要去贫道的云界洞天做吗?”罗网邀请道。

    “多谢道友邀请了,不过贫道暂且无法离开凤栖山,还望见谅。”伏羲脸上露出了些许歉意。

    “无妨,日后再邀请道友便是。”罗网说道。

    自家云界洞天日后绝对会比现在好,所以也不差这一时前去。

    “多谢道友了。不过贫道去不了道友道场,道友可再来吾凤栖山做一番啊。”伏羲笑着邀请道。

    “那多谢道友了。”罗网没有拒绝,因为他感觉此刻的凤栖山,给他一种和之前截然不同的感觉。

    而随着他走入后,他不禁惊讶了。

    伏羲见到罗网的表情后,心中也有了几分自得之意。

    “道友看出来了?”

    “自然。这全是道友一人的手笔?”罗网问道。

    “是啊。之前道友离去后,舍妹也去游览洪荒了。吾这闲来无事,便想着稍微修改一下道场。”伏羲用自谦的语气说着欠揍的话。

    “道友这个稍微用的真妙啊,把凤栖山变成短暂移动的洞天,居然用稍微来形容。”

    罗网这一刻有种伏羲的主职业是算黑卦的,副职业则是建筑工的感觉。

    “那比起道友的道场呢?”伏羲问道。

    之前看到自家妹子对移动洞天的喜爱后,他就开始筹备此事,如今听一下原主人的想法,也是很有必要的。

    “没有贫道的道场好。”罗网给出了答案。

    这一句话,他没给伏羲面子,因为他说的也不假。

    论移动洞天,凤栖山确实比不得云界洞天。

    “道友且说差在了哪里?贫道过后就修改。”伏羲追问道。

    他不是攀比,他就是想让移动的凤栖山符合自己妹子的喜欢。

    罗网听后就说了起来,一边说一边与伏羲讨论起了修改之法。

    之所以这样,完全是因为他想看看他的洞天能不能也修改一下变的更好。

    一人计短,两人计长。

    有了想法上的冲突后,创新自然也应运而出。

    如此,便又是一个百年时间过去。

    这一日,就在罗网拿着新的问题解决法去找伏羲时,神魂的一阵触动让他反应了过来。

    “坏了,窜门也待的太久了,都差点忘了正事了。”

    说着,把问题丢在一旁,他赶紧去找伏羲告别了,毕竟他还背负着另外三个四极之灵的面试官的责任呢。

    而伏羲听后,当即为他推算了一下天机。

    半年后,伏羲醒过神来,道:“此行去洪荒南方吧,贫道算到那里道友比较容易办成事。”

    “这一次推算的结果很不详细啊。”罗网说道。

    上一次还告诉他多少年呢,这一次就直接南方了。

    整个洪荒南方多大啊,要不是他自己知道答案,真只听伏羲的话去了,那么没有几万年是离不开那里的。

    “天地无常,事随心变。若全说了,那也就无用了。”伏羲给出了解释。

    罗网听后撇撇嘴,道:“行行行,你说的对。”

    在罗网的想法里,不说尽就是等于后面出了问题,可以轻松找理由圆回去。

    就比如之前他去海域寻找云界洞天的时候,结果就碰到了龙族和四极之灵这些破事。

    而想到这里,他突然感觉去洪荒南方应该也不会让他省心了。

    “希望只是贫道多想吧。”

    想着,他便离开了。

    离开凤栖山的范围后,一道因果线出现连接在他身上,而后留下的残影片片消失。

    视野再恢复时,他已经回到了云界洞天中。

    “因果传送术也搞定了,以后就不用担心外出回不到家了。”

    而现在,他该去寻找另外三个四极之灵的生灵了。

    ————

    ————

    洪荒南方之地,因为有着不死火山的存在,所以相对来说部分地区的温度还是较为温热的。

    而且因为凤族退隐洪荒退的彻底,所以此地除了原本除凤族血脉以外的飞禽皆外,也陆陆续续增加了不少其他种族生灵。

    这也就导致了此地对某个种族来说,意味着粮食充足。

    没错,这个种族便是巫族。

    这一日,一位眉心有火焰印记的大汉正双手空空的回家。

    作为已经连续三次未能捕获到食物的火之祖巫来说,他现在的内心很像是一个火药桶,就差被*一下就会炸。

    “这一次才几年不到,那些鸟儿就都又跑干净了,接下来又得搬家继续追了。”

    说着,祝融生气的丢出一团神火泄愤。

    虽然他只是随手一丢,但是身为祖巫的他力气自然不用多说。

    所以万里远的某地,顿时燃起熊熊大火。

    对此祝融也没在意,毕竟这种事他不是第一次做了。

    只是下一秒,一个纯白色的身影自火焰中冲出,撒腿便向远处逃去。

    “食物!”

    瞬间这个词就出现在祝融的脑海里,同时身体也本能的追了上去。

    “站住,别跑!”

    祝融一边追,一边喊。

    同时还一边不断的丢出先天神火进行攻击阻拦。

    而就在这条追逐线的正前方百万里远的地方,罗网正出现于此。

    “此地距离不死火山还有段距离,刚好感受一下洪荒南方之地的景色。”

    工作,他是认真的。

    同样在工作中摸鱼,他也是很认真的。

    只是下一秒,一团神火从天而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