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万物皆有两面性,有阴便有阳,有坏便有好。

    云界洞天也是这样。

    虽然哪怕修补好也是伤了根基,但是同样的,云界洞天也拥有了漂浮不定的特点。

    也就是说,以后别人想要拜访罗网,每次要去的地方都不同。

    而且像自我介绍,他的也和别人不同。

    如镇元子介绍时会说万寿山五庄观,也就是五庄观在万寿山上。

    而他罗网只能说近日在什么山,然后再说云界洞天。

    这种异于常人的介绍听上去是很爽,但是问题同样也出来了。

    他,以后要怎么回家呢?

    像如今这样把云界放在某一地固定一下位置?

    可那样一来,云界也就失去它的特点了。

    然而漂浮,他回家就得追。

    所以,如何两全其美呢?

    思索着,他想到了一个画面,也就是游戏回城的画面。

    顿时,灵感就涌了出来。

    虽然传送术是空间之道的应用,但是他可以改成因果之道的版本啊。

    “把云界定位为果,我要回家为因,这样一来,有因必有果。”

    不过想法是有了,创造这门因果神通还是有些难的。

    幸亏他用因果线来赶路已经很多年了,最难的开头已经没有问题了,接下来的创造就剩下磨时间了。

    ————

    ————

    海眼之地,狂暴的灵气在这里是寻常风景,而一般的大罗来到这里肉身也承受不住。

    所以此地,说成是洪荒之中的禁地之一也不足为过。

    不过此时海眼之中,却是有着无数的龙族在*着暴动的海眼。

    若是深入其中,便会发现最深处是祖龙,越往外修为越低,也是以大阵之玄妙来*的。

    这时,突然自海眼之外传来了动静。

    “龙界镇守者敖苍,求见青龙大人!”

    片刻后,这生机断绝的海眼之地,突然焕发了一抹生机,虽然很是微弱,但也很惊人了。

    不久,一个身着青绿色甲胄的年轻男人自海眼走出。

    几个呼吸过后,人已经来到了敖苍的近前,道:“事情我已知晓,你想如何解决?”

    敖苍听后,眼中闪过思索之色,不过片刻便给出了答案。

    “青龙大人,我还是执杀死对方的想法。”

    而青龙听后,语气还是那般平淡,道:“事后,你等皆来*海眼。”

    说罢,青龙抬腿离去。

    敖苍听后应是,而后追了上去。

    很快,龙界中心的行宫之地又一次的聚集了此界所有的大罗。

    只不过这一次的为首者,变成了青龙。

    “见过青龙大人。”

    闻言青龙只是“嗯”了一声,然后便继续沉默不语。

    其他的大罗见状,也不发一言。

    不同于那些小龙,他们可是见过世面的,像这种谁先忍不住开口谁倒霉的事情他们自然晓得。

    所以如今,也就是看谁最先忍不住了。

    一年、两年……五年……

    十年过后,行宫之内还是安静如以往。

    而这些岁月,对大罗来说打个盹都不够。

    只是他们没注意到,青龙眼中闪过的失望之色。

    然而就在这时,敖苍忍不住开口了,道:“青龙大人,不能再耽搁了,我龙族最近新生子嗣越发少了。”

    敖苍他是真的着急了,不然他也不会坐到此界镇守者的位置上。

    而敖苍的开口,也吸引了其他大罗的视线。

    就在这时,青龙也开口了,道:“敖苍,我记得你有四个子嗣对吧?”

    “是的,青龙大人。”敖苍虽然不明白所问为何,但还是如实的回答道。

    “事后你等去镇守海眼,这龙界就交给他们四个负责吧。”说着,青龙起身,身上的甲胄变换成长衫,道:

    “现在该解决问题去了。”

    ……

    云界洞天里,罗网眉头紧皱,手中神纹不断崩溃重组。

    同时嘴里,也在不时的念叨着“不对”、“多一步”等话。

    许久,罗网睁开眼睛叹了一口气,他又一次失败了。

    虽然初代因果传送术已经创造好了,但是那个要回家的话最少要耗时半年,对此他很不满意。

    于是,罗网便开始精益求精了起来。

    只是这越往后,改良也就越发困难,失败久了他都想暂时放弃了。

    就在他心里纠结徘徊之时,洞天之外突然传来了一阵恐怖的气势,顿时惊醒了他。

    这时,有声音自外传来。

    “龙族青龙,特来拜访道友,还请出来一见。”

    闻言,罗网懵了一下,不过接着还是去见青龙了,因为他要看看对方的拜访是何目的。

    毕竟这位青龙,可是龙族的二把手,无论实力还是地位,都是二把手。

    来到阵外第一眼,他就见到了那个鹤立鸡群的男人。

    之所以这么说,完全是因为他的着装和其他人完全不一样。

    其他人一身甲胄,看他的眼神很是凶狠,就像是要和他决一死战一样。

    反观这位,一身青衫,面带笑容,除了眼神让他有些不舒服,全身上下没有半点敌对的模样。

    “不知青龙前辈此来为何?”罗网开口道。

    虽然对方对他没有恶意,但是他总感觉对方不怀好意,那赤果果的眼神,像极了他财迷的时候。

    “不用喊我前辈,我等以道友互称即可。此行所来,一是为了与你解因果,二是有一事相求。”青龙回道。

    本来他的来意只有解因果的,但是在他看到对方此时居然并无因果缠身之时,他突然想到了于海眼之地和祖龙商讨的一件事情。

    而罗网听了青龙的话,神色顿时警惕了起来。

    解因果他不介意,但是有事相求他就介意了。

    青龙见罗网神色变换就知道情况不好,一挥手,数株宝光十色的先天灵根便被他放出。

    “这些灵根送于道友,用作解双方因果,可行?”

    看着面前十来株中下品的先天灵根,罗网此刻越发感觉龙族是真的富有了,以至于他都生出打劫龙族的想法了。

    不过这种想法也就想想,毕竟现在的他还没那个实力。

    所以随手把灵根收起,道:“可。我与龙族因果已消。”

    而随着罗网声音落在,在场所有龙族都感觉内心一阵轻快之意传来。

    就在这时,青龙的声音再度响起,看向罗网,道:“道友,我族还有一事相求,无论事成与否,皆不会亏待道友。”

    “并没有兴趣。”罗网当即就拒绝了,同时也放出自身功德,免的对方狗急跳墙。

    只是青龙在看到那些功德后,脸色却更是欣喜。

    反观其他龙族大罗,脸色都和那红绿灯一样不断变换。

    同时在心里,他们也不免吐槽道:

    “早说你有功德啊,你要是早亮出功德来,那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嘛。”

    这一刻,他们如同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