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玩着手中的宝珠,罗网对那死去的两条龙的印象更差了。

    “极品先天灵宝——心珠,居然被当成了玩具一样玩耍。真不晓得那两人脑袋怎么想的,而且还是四条龙共同炼化的,也难怪之前的攻击一点不符合极品先天灵宝的威力了。”

    想着,罗网也完成了粗浅的炼化,收起后,他的眼神又落向了那被烧的面目全非的女性龙族大罗身上。

    “何必挣扎着起来呢,直接自尽不好吗?或许贫道见你这般识趣,一时高兴,还会让你和你夫君团聚呢。”

    说着,罗网从乾坤鼎中取出了一块龙肉,然后啃了起来。

    敖青见状心中充满了悲愤,她想报仇,但是她又无能为力。

    “你是故意的吧。”敖青嘶哑着嗓子说道。

    这一刻,她也和敖东一样发现了问题,既然离去无望,那么还不如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搞清楚此事。

    罗网听后却是一副疑惑的模样,道:“你说什么故意的?”

    “故意针对我龙族!毕竟以你的实力,之前完全可以不留下活口的。”敖青越说,越感觉自己找到了*。

    “呵,之所以留下活口还不是你夫君骗了贫道。说道歉,结果毫无诚意。”

    说着,罗网好似泄愤般的重重啃了一口手中的龙肉,然后接着说道:

    “再者,贫道近期三次与你龙族动手,可都是你龙族之人率先出手的。”

    只是他的话敖青是不信的,或者说是不能去相信。

    真假她无从得知,也不想得知了。

    如今的她,需要的是一个理由,一个把罗网拉到整个龙族对立面的理由。

    所以,罗网的行举之事,只能是故意且有目的的算计龙族。

    “夫君,我一定会给你报仇的。”敖青心中想道。

    随即,敖青看向罗网,展颜一笑,神态疯狂的说道:“那道人,本座先行你一步。”

    罗网听后一脸懵。

    这话说的怎么像要和他殉情似的呢。

    下一秒,敖青全身渗血,且血液并未滴落于地面,而是变成血雾飘向上空。

    仅仅一个呼吸的时间,血雾凝实,形成了一条通体血色,然而眼睛却为金色的小龙。

    罗网见状,哪怕没有感觉到半分危险,也直接唤出数件先天灵宝护身。

    只是……

    “那眼睛是龙族的气运吧?”

    正思索着呢,下一秒敖青燃烧起神魂催动着这条小龙顿时撞于虚空之中。

    而后“啪嗒”一声,好似什么砸落水中声音响起,层层无形的涟漪生出。

    身在数件灵宝保护下的罗网感觉有什么东西扫过,疑惑了刹那后,他突然笑出了声。

    他着实没想到,敖青这位女性大罗最后会给他送了这么一份大礼。

    而此时,神魂崩溃近乎于无的敖青,见到罗网的笑容,她很是不解。

    下一瞬,她带着疑惑和不解彻底消散于洪荒天地间。

    罗网对此都没多看一眼,因为他现在正忙着收获呢。

    ————

    龙界中心行宫处,正端坐于首座闭目养神的大罗突然瞪大了双眼,眼中满是震惊之色。

    因为就在刚刚,有人以龙族气运和自身精血为引,引动龙族气运发出了“龙族”的誓言。

    这可是以一族发出的誓言,也是自龙族诞生以来的第一次誓言。

    在以前能办到此事的只有祖龙这位龙族族长,如今族长不在,他们执掌龙界的几位大罗之尊也是可以的。

    所以……

    “敌方大罗这么强吗?”

    说着,这位大罗起身去到了一处密室,然后看到了五片碎裂黯淡无光的龙鳞。

    “居然一个活下来的都没有,看来敌人手段非凡啊。不过既然彻底得罪对方了,也难怪会发下龙族誓言了。”

    这一刻,他能理解此举行事。

    “虽然我族退隐洪荒,但是底蕴还是有的。”说着,这位大罗去动用底蕴的一部分了。

    其中之一,便是依附于龙族的众多其他水族。

    而对于这些,罗网并不知情,他现在就感觉找龙族收割因果是真没错。

    在龙族誓言下,整个龙族都与他有了因果。

    而这个整个,也是包含着依附于龙族的其他水族。

    龙族人数虽然不多,但是真架不住其他水族的生灵多啊。

    在岛屿上收割了一会儿后,罗网连忙回自己的云界洞天了。

    进入后,便开始了修补云界。

    因为有些大部分水族提供着因果,所以这一次修补起来着实不担心不够用。

    只是他这里修补的开心,龙族和其他水族却是惊慌了。

    莫要忘了,罗网他还有着功德护身呢,那可是道魔之战后占据十分之一份量的功德。

    龙族誓言说白了就是以龙族这个团体像天道打报告,只是好巧不巧的,罗网在天道那里可是优秀代表的存在。

    反观龙族,已经变成了碍眼的存在。

    所以未过多久,龙族遭受了恶果,连带着还未脱离龙族的其他水族也多多少少受到了波及。

    三五年的时间过后,原因查明,依附于龙族的其他水族这时皆对曾经的大哥有了意见。

    于是思量过后,以鲨族、鲸族这些有实力的水族开始脱离“龙族”这个团体。

    而在脱离龙族后,自然也不用受龙族恶果的波及,甚至整族的状态也有所提升。

    有这些的例子代表在,脱离龙族的水族更多了。

    仅仅百余年,海域中的势力重新划分,龙族也从以前的掌管整个海域的霸主地位,变成了掌管部分海域小领主。

    对于这些,龙界的众位大罗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不过最急的,还是龙界中那新生龙族数量的不断减少。

    这一刻,他们也认识到错误了。

    所以思索再三,他们决定前去海眼之处,禀告一下那里的一位龙族前辈。

    ……

    云界之中,罗网看着每天都不断减少的因果线,心情很是急躁。

    不过这一日,在彻底把云界修补完成后,他急躁的内心终于平复了下来。

    “可算是修补好了。”

    为了这个家,他真的是太劳累了。

    只是看着这灵机缺少的洞天,他知道自己接下来要劳累的还有不少。

    因为云界是早产儿,哪怕他修补好了,但是却也伤到根基了,所以就转化混沌气流为灵气效率这一点来说,它比其他顶尖洞天福地是略逊一筹的。

    而补救的方法,他暂且没用,不过弥补之法却是有一个。

    那便是收集先天灵根,借助灵根之妙来弥补灵气转化的效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