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凤栖山离开两百余年,罗网几乎都是在赶路。

    此时,看着这无边际的汪洋大海,他不禁开始怀疑伏羲的推算是否正确了,毕竟若是他再继续这么赶路下去,恐怕等到三百年的时候他已经快冲出洪荒了。

    “既然伏羲他说随心赶路就好,那么还是慢一点吧,可别真冲出洪荒。”

    只是看着这片大海,依旧方圆万里没有个陆地岛屿的,这风景他着实快要看吐了。

    一开始的时候他还挺开心的,海鲜也吃了不少,可是看久了、吃多了,终究会腻的啊。

    “之前收集的那些海产,我估计接下来好长一段时间都不会去动了。”

    想着,罗网把座下的白云换成了跑车模样,自己往里一躺,然后便开始了自驾游。

    只不过他的自驾游,是白云跑车径直向东带着他旅游,而非他来驾驶,毕竟他飞了这么久,也累了。

    输入法力后,观察了白云跑车跑了一段路后,罗网这才放心放手。

    蓝天、白云、海风、暖阳、海浪声,这样的环境没多久就让罗网舒适的睡着了。

    如此数年过后,一阵碰撞感传来,罗网被惊醒了。

    警惕的看了一下周围,却发现四周空无一物。

    “刚才是撞着东西了吧?”

    想着,罗网主动操控着云车又向前方开了开。

    顿时,那碰撞感又出现了。

    “*的?不对,应该是隐藏着的。”

    说着,法力凝成手掌,对准前方便用力拍去。

    “轰~”的一声空爆响起,正前方有一道光幕出现,其上诸多流动的先天神文明灭不定。

    且透过那光幕看去,一座岛屿隐于其内,只是那先天灵气浓郁成雾,有些阻碍视线。

    “会有什么好东西吗?”说着,罗网激动起来了。

    这种感觉,就像是在拆盲盒,而且还是看外观就像是有大奖的那种盲盒。

    随即,罗网开始了暴力破阵。

    虽然这座岛屿的大阵位数先天,但是在无人操控的状态下,很快就被罗网找到了薄弱点,然后一拳给捶碎了。

    顿时,岛内积攒成浓雾一样的先天灵气喷涌而出,直让此地上空变的异象纷出。

    然而这些罗网并不知情,因为他已经进岛寻宝了。

    开始他还想着这座岛会不会著名的海外三仙岛之一,但是在入了岛后,他发现自己还是想的太好了。

    脚下的这座岛,就是一座普通的小岛而已,甚至都算不上什么极好的洞天福地。

    瞬间,他兴致就减少了一大半,而剩下的兴致,也是因为寻宝在支撑着。

    所幸最后他找到了一株先天灵根,也没有浪费他的时间。

    净水清莲,中品先天灵根,能够吸收灵气生出名为净水的神水,具有净化的力量。

    想着,罗网看向眼前的这处湖泊,二话没说就收了起来,毕竟这些可都是神水净水。

    “这灵根分明就是一处水眼啊,种在哪儿,哪儿就有水。”

    话音落下,罗网准备离去了,因为这岛屿已经没有好东西了。

    只是他这里还未有动作,就见远处数条龙族以本体向这边飞来。

    作为上一量劫中狩猎了不少龙族的他来说,哪怕那几位龙族还没来到,罗网他也能猜到接下来要发生什么。

    这时,龙还未到呢,问责的话先一步来到了:

    “尔乃何人?为何来我龙族地盘夺宝?”

    听后罗网发现龙族还是那个龙族,哪怕已经退隐洪荒了,霸道的样子依旧还是不变。

    “你龙族地盘?当真可笑!莫要忘了你龙族已经退隐洪荒,可非那洪荒霸主了。”

    罗网可不会惯着这些龙族,哪怕上一量劫对方还是洪荒霸主的时候他都不惯着,更何况现如今呢。

    这时几位龙族已经来到了不远处,听的此话后皆面露怒意,当即就发起了攻击。

    “就这?是在给贫道挠痒痒吗?”罗网说着,随手一巴掌拍了过去。

    “轰~”

    一声过后,几位龙族之人就被他随手拍进了地里。

    “还沉浸在上一量劫中的美梦里不肯醒来的可怜虫。”罗网鄙夷道。

    这话对一直以龙族为荣的几位龙族之人来说,嘲讽可谓是拉满了,也不在乎身上的伤,也不在乎能否打的过,便又愤怒的冲了过去。

    而结果,还之前一样,他们冲的快,回来的更快。

    且这一次罗网下了死手,所以这一次回来的时候从之前的一条变成了一坨。

    “用力大了,居然给打成肉酱了。”

    对于这样的食材,他没有兴趣,所以没有多看一眼的离去了。

    而就在他刚离开岛的瞬间,便感应到自家“云界”出现在附近的虚空中。

    顿时脸色一喜,而后便赶紧催促召唤了起来。

    下一秒,一座团团白云环绕的洞天福地出现在了罗网的面前。

    随即身影一闪,他罗网终于回家了。

    只是前脚进了家门,后脚他脸上的笑容就僵住了。

    因为……

    “云界怎么变成这模样了?!”

    这一刻,出现在罗网眼中的云界面貌,完全和洞天福地不搭。

    “洞天残缺造成灵机泄露,且还在不断流失着。”

    说着,罗网的脸色已经黑如锅底了。

    可以这样说吧,云界已经等于毁了,甚至都坚持不了几千年了。

    而在洪荒中,几千年的时间说是转眼一瞬都不足为过。

    想着,罗网于洞天中枢石碑处查询了一下原因,然后顿时就无语了,因为造成云界这般模样的人,正是罗睺。

    若是把地脉形容成大树,那么洞天福地就是其所结的果子,而云界此时的状态就是未成熟被迫掉落的。

    至于被迫的原因,自然是罗睺最后引爆西方地脉时所波及到的。

    身影一动,他来到了洞天破损、灵机泄露之地。

    看着那破损的洞口,他更加郁闷了,因为云界这个早产儿,距离成熟仅差丝毫。

    然而就这丝毫之差,承受的结果就是天差地别了。

    “唉~贫道找个家也不容易,还是试着挽救一下吧。”

    若是之前,他还没有什么办法。

    然之前在量劫爆发、天地清理因果的时候,他这才发现因果的另一种妙用。

    而能对洪荒天地有用的能量,对他这洞天福地也绝对会有用的。

    打个比方来说,就是用其他东西来催熟云界这个未成熟的果子。

    “只是希望贫道这个‘催熟’的过程不要消耗太多。”

    说着,罗网随手扯出一把因果,开始了催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