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随着罗睺的大笑结束,量劫也彻底落下帷幕。

    于罗网眼中,此时天地间杂乱如麻的因果,也变成了井井有条。

    若是打个比方来说,那就是从之前一堆没头没尾的毛线,变成了一匹交织有序的布。

    “结束了,回家!”

    这一刻,罗网感觉身心俱疲。

    来到洪荒这么久了,他还没有好好的休息过呢。

    本来还想着量劫之时也难得休息一下,结果还是被扯了进来。

    重点!

    “以后若是说起来,我也是曾和魔祖交过手的。”

    想着,罗网乐呵着准备回家了。

    然脚刚迈出一步,就听见高空传来异响,抬头一看,就见一器具径直向他的面门砸来。

    “那是个啥?黑不溜秋的。”

    说着,罗网向一旁躲闪开来。

    只是他这里躲闪了,却发现上面那黑东西也变了方向,继续径直向他的脸砸来。

    “想砸贫道?真当贫道这大罗修为是掺水的啊。”

    然而话音刚落,那黑东西突然消失,再出现时已经贴在罗网的脸上了。

    “贫道的修为真的掺水了?居然发现不了这么个黑东西。”

    说着,罗网把东西从脸上拿来,而下一秒细看后,他那颗心脏差点儿吓的跳出来。

    因为他手中这黑不溜秋的东西,正是那赫赫有名的乾坤鼎。

    虽然比不上天地加成的那三件先天至宝,但是在乾坤道人的无数元会祭炼下,也只略逊半分。

    只是……

    “这东西不是应该被鸿钧收走了吗?”罗网他很疑惑。

    而此时正在西方大地上的鸿钧也很疑惑,为什么乾坤鼎不见了?

    “早知道当时就在诛仙剑阵中把几位道友的灵宝收起来了,不然也不至于丢失一件。”

    说是这样说,鸿钧也没有多在乎,毕竟他是真的不差灵宝。

    暂且不说曾经捡的上千件灵宝,但说这一次的收获就已经很多了,毕竟无论罗睺还是阴阳等人,哪个不是小有身家啊。

    而罗网对此可不知情啊,他现在可担心自己会被鸿钧找上门呢。

    只是放弃这件灵宝,他也做不到。

    天授不予,反受其咎。

    所以,他坦然了,把乾坤鼎往怀里一塞,然后撒腿就跑。

    之所以跑这么快,不是担心鸿钧找上门,纯粹是因为他想家了。

    ————

    ————

    不周山。

    在看见这座天柱的时候,罗网这才慢下了赶路的脚步。

    “终于快回到家了。”

    说着,罗网急躁的心情缓解了几分。

    而就在这时,天空一阵巨响,随即漫天金光出现,顿时引起了洪荒众生的注意。

    罗网在看到后,顿时明白收获的时刻要到来了。

    既然量劫已经结束,那么自然要*行赏了。

    只是这个行赏的时间着实有些久,他这都快赶回家了,居然才刚来。

    “幸亏这个时间段中洪荒生灵的寿命都长,不然恐怕都等不到收获奖励的时候。”

    说归说,罗网依旧继续赶路。

    而伴随着金光越来越浓,渐渐地量变形成了质变,一团团功德形成的金色的云朵盖住了洪荒上空。

    随即,*行赏之时也就来到了。

    功德金光、金云在天道的控制下,皆去了量劫中有功之人的身边。

    而其中最大的一团金云,吸引着所有人的视线。

    若说整体奖励的功德为十份的话,那么这一团就有七份。

    “会是谁获得这些功德啊!”

    “应该是鸿钧老祖吧?”

    “应该是吧。”

    这一刻,众人心中没有羡慕,因为差距太大了,以至于他们都羡慕不起来。

    看着功德金云缓缓驶向东方的某地,他们越加相信自己的想法了。

    然而在功德金云经过不周山之时,突然约有一份的功德金云分离开来,然后落向不周山处。

    这一幕一下引起了不少人的好奇心,顿时不少有名之人开始了推算,然而结果却是一无所获。

    不过这也是理所当然的,毕竟罗网可是有两件极品先天灵宝护身,再加上刚获得的功德,以及所在的不周山都能阻拦推算,能推算出来才怪。

    而罗网把功德收起后,然后便继续赶路了,毕竟此地距离自家洞天‘云界’不远了。

    一盏茶的时间过后,罗网看到了那熟悉的层层白云,也知晓到家了。

    “这一次不用摸索着赶路寻找了。”

    说着,打出一道法力,他便等待云界于虚空中出来。

    只是过了许久,云界依旧不见踪影。

    这一结果让罗网挑了挑眉,然后神魂感应起了云界的中枢石碑。

    “怎么回事?云界怎么跑路了?!”

    这一刻,罗网懵了。

    在他的感应下,云界给他的位置像是白云一样在洪荒中不断的飘荡着。

    “回个家怎么这么难!”

    说着,罗网动身去找家了。

    至于功德,等找到家再说吧。

    …………

    不周山以东数亿万里有一地,名唤凤栖山。

    偌大的山中,只有一男一女两个生灵。

    男为兄,名伏羲。女为妹,唤作女娲。

    这一日,兄妹二人如往常一样论道结束,伏羲却突然心有所感,便以自身天机之道推算了一番,然后便是大笑道:

    “妹子,为兄刚推算了一番,近日有一良友途经此地,我等招待一番或有好处。”

    女娲闻言没有拒绝,应道:“听兄长的便是。”

    “妹子不必迁就为兄,你若不喜吵闹,不招待了便是。”伏羲说道。

    对于妹控来说,妹妹的需求才是最主要的。

    “招待吧,我兄妹二人自化形数元会,还未与其他修士结交过呢。”女娲说道。

    她虽喜静,但是宅在一地看个几十万年也是会腻的。

    若非之前是量劫之时,她早就准备游览一下洪荒大地了。

    “好,那为兄准备一下招待用的灵果。”

    “兄长,我来帮你。”

    …………

    “晚了一步。”

    说着,罗网差点没忍住飙脏话。

    急急忙忙的赶路,结果每次要赶到的时候,云界就“嗖”的一下走了。

    虽然他知道云界被虚空乱流带走是被迫的,但是已经连续数次慢了一步的结果,还是让他心态爆炸。

    “回个家可真t难啊!”

    骂骂咧咧的,罗网准备继续去追了。

    只是就在这时,突然听到后方有人出声道:

    “道友请留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