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须弥山。

    正在准备最后决战时刻的罗睺,突然心神一动,然后冷哼一声,怒骂道:

    “当真是个废物,有本尊加持过的黑莲在身居然都会身死。”

    当然了,最让罗睺气愤的还是龙刚死就死吧,居然还没有完成任务。

    然怒骂过后,罗睺也没有再派出人手,毕竟相比较罗网这个稍微硌手的小虫子,即将与鸿钧到来的决战更不值得他浪费兵力。

    不过不派出人手,可不代表他会放任罗网逍遥自在。

    “传令下去,无论谁击杀那只小虫子,都可获得一件先天灵宝。”

    这个时候先天灵宝还是很稀少的,毕竟三族搜刮一遍后,剩下的也近乎全部都入了鸿钧的兜中。

    且如今洪荒中除了鸿钧、罗睺第一梯队人手多件外,罗网这般先天生灵的第二梯队,都无法做到人手一件先天灵宝。

    所以说,先天灵宝的*力还是很大的。

    但是这些,罗网却并不知情,现在的他,正带着镇元子和红云跑路呢。

    “罗网道友,此行目标是何地啊?”红云问道。

    虽然他喜欢满洪荒乱逛,但是可不代表喜欢在量劫这个时间段内乱逛,他可没有先天灵宝护身,一时不慎被劫气侵蚀了心神可就麻烦大了。

    “此去自然是找几个道友了,毕竟魔祖的这份因果,哪怕我三人承担也太重了。”罗网回道。

    “其他人可不会这么轻易同意的。”镇元子说道。

    对于罗网的做法他并不反对,甚至如果可以摆脱他们身上这份因果的话,他都可以主动抓人来。

    但是!

    前提是罗网真的能把这份因果主动分担出去!

    而红云听后眼里闪过几分不忍,不过却也没说什么,毕竟他也想活着。

    “贫道主修因果之道,对把因果分担出去已经有所想法了,接下来需要找几个生灵实验一下就行。”罗网语气平淡的说道。

    至于用其他生灵的性命来做实验会不会人道,他可不会想这么多。

    此地是洪荒,危机遍地的洪荒。

    活着已经很艰难了,何必再给自己心里添堵呢。

    “好。”

    镇元子说着,脸上露出了笑容。

    对于他们这种修为的生灵来说,有眉目就等于近乎成功了,所差的也只有时间完善而已。

    “两位道友可以想一下有你等有因果仇恨之人,那样我等行事便可一举两得。”罗网说着,脑海里就浮现出盘王那个老毒物的身影。

    而红云和镇元子听后思索了片刻,却是一脸茫然,因为他们根本想不到有仇恨的人,毕竟他俩一个老好人,一个老宅男。

    见状,罗网叹了口气,道:“既然两位道友没有人选,那贫道就说一个与吾有仇的吧。”

    “何人?”

    红云顺势问道。

    然而心中浮现的第一想法,却是想着该如何劝说才能让二人放下仇恨,不过这个想法出现的瞬间,便被他自己碾碎了,毕竟现在可不是劝和的时候。

    “盘王,二位道友可知晓?”罗网说道。

    镇元子摇了摇头,作为一个老宅男,他这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可不认识太多人。

    而红云听后想了一下,道:“我曾游历时听一些生灵说起过,不过却没打过交道。”

    “幸亏红云道友你没打交道,那个老毒物可不是什么好东西,数万年前贫道前去不周山时,就被他拦下要收走当做灵宝之灵。”罗网说着,眼中的仇恨也清晰可见。

    当然了,至于他如何差点反杀对方的事情罗网并没说,免的刚渲染起来的气氛被破坏。

    而不知详情的镇元子和红云二人听后顿时火起。

    “那就去找盘王吧,我等三人联手定能拿下他。”镇元子说道,语气充满了自信。

    “可是我们不知道那盘王的洞府在何处啊。”红云给泼了一盆冷水。

    罗网听后,一根因果线被他取出,道:“因果线会为我等指明地点的。”

    “那便出发吧。”镇元子已经迫不及待去捉小白鼠来做实验了。

    “好。”

    ————

    神药山。

    虽然此地被称作神药山,且确实是神药遍地,但是更多的却还是各种各样的虫子。

    只不过哪怕遍地是虫,却也是给人一种井井有条的景象。

    而造成此种结果的,便是因为此地主人是凶名赫赫的盘王了。

    这一日,盘王正在参悟灵宝,却突然眉头一跳,心底浮现出了不好的感觉。

    “哪个敢算计老祖?”盘王说着眼中满是凶光。

    自数万年前的一次失败后,他就一直在走霉运,不时有来找他麻烦的修士,不过像这般让他心神不宁的却没有一个。

    “会是谁呢?”

    正思索着呢,突然手中灵宝一阵晃动。

    视线看去,只见幡状灵宝上的蜈蚣、蟾蜍、蛇、蝎子、壁虎五种毒物在不断的游走。

    顿时,盘王就想到了一个生灵,正是让他损失了一件先天灵宝还无功而返的生灵。

    “难不成是他来找老祖报仇了?”

    正想着,顿时地面一阵晃动,同时也感觉到防御大阵也变的明灭不定。

    身影一动,盘王托着小幡来到了阵前,也看到了来人。

    “还真的是你。怎么?是来找老祖报仇的吗?”盘王看着罗网语气冰冷的说道。

    上一次因为主场优势不在他,所以他才落荒而逃。如今主场在他,再加上灵宝五毒幡中的物种毒物也凑齐了,这一次……

    想着,未等罗网开口,盘王率先出手了,手中五毒幡一挥,滚滚毒焰升起,五种毒物在毒雾中闪烁不定。

    而罗网见状眼中闪过不屑的神色,然后伸手虚空一抓,一把因果线被他凭空抓了出来。

    “老毒物,看来你对自己的毒虫很有信心啊。那么,你就试试吧。”

    话音未落,抓来的因果线已经到了罗网的嘴边,随即轻轻一咬,这些因果线顿时崩断。

    而就在因果线崩断的瞬间,毒雾中闪现的五种毒虫突然一僵,接着便对着盘王吐出浓郁的毒气,然后——撒腿就跑。

    罗网见状笑出来声,那幽紫色的眼睛都变成了月牙。

    “幸亏老毒物你没有抹去他们的神智,不然贫道策反起来也没这般容易。”

    而盘王听了罗网的话凶狠的瞪了他一眼,然后取出另外的先天灵宝就杀了过来,暗中却是在催动五毒幡加强控制五种毒物。

    见状罗网并没有阻拦,反而一脸计划得逞的表情。

    “等的就是你离开大阵的时候。”说着,一座大阵顿时把盘王笼罩其中。

    同时,镇元子和红云二人的身影也显现出来。

    “镇元道友干的漂亮,接下来就是我等收获的时间了。”

    罗网说着看向地书形成的阵法空间内部。

    而就在这时,镇元子却惊呼道:“道友小心。”

    然而话音未落,“轰”的一声爆炸出现,地书大阵被炸开了一个窟窿。

    随即,盘王身影远遁离去。

    “抱歉,罗网道友,我没想到盘王这么果断,会直接自爆大量灵宝离去。”镇元子这一刻感觉很羞愧。

    反观罗网听后却是笑了笑,道:“无妨,被吾盯上的猎物,他跑不了。”

    …………

    蜘蛛狩猎.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