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须弥山。

    魔祖罗睺听着手下的禀报,眼中闪过了一丝不耐烦。

    “三个大罗都对付不了一个新晋大罗,当真是废物。”

    说罢,罗睺视线看向不周山的方向,眼中闪过一丝冷意,道:“再派十个大罗前去,若再失败,直接自裁吧。”

    话音落下,罗睺的身影已然消失在这宫殿之中。

    “是,魔祖。”

    同一时间,正在不周山上闲逛的罗网突然见自己身上又多出了数条因果线,查看了一番就知道是魔族又来找他麻烦了。

    “有病吧,干啥像疯狗一样的追着我不放。”

    骂着,罗网感觉这能够支撑天地的不周山都无法给他安全感了。

    于是,为了安全着想,在接下来的千年时间里,罗网他在不周山上布置下了不计其数的因果陷阱。

    至于离开不周山?

    不存在的。

    虽然因为被魔族追杀在不周山上变的不安全了,但是那也绝对比在洪荒大地安全。

    毕竟,现在可是量劫时期。

    而说到量劫,三族又开战了。

    这一次的战斗,三族中人也全部参与其中了,每一分钟死去的生灵都是要数以兆算。

    而这样的结果,也让洪荒天地中的劫气顿时翻涌了起来。

    身处洪荒量劫中或许看不清楚,但是在不周山上,罗网可以看的清清楚楚,那漆黑如墨的劫气在每死去一定量的生灵之时,才只会消散一缕。

    “等量劫结束,恐怕这一量劫的生灵也要死去大半啊。”

    感叹之后,罗网察觉到他的麻烦也来了,之前布置的因果陷阱被触发了。

    “你们在触发多少的因果陷阱才能察觉到贫道的后手呢?”说着,罗网看向山下,自身却没有离开。

    因果陷阱,是他暂时无法动用伴生灵宝因果网,给自己准备的另一种主场作战方式。

    借由陷阱的方式,让那些魔族在不知不觉间加重自身的因果,从而在对决的时候,罗网可以占据优势的击杀对方。

    而在那被触发的陷阱处,十位魔族大罗并没有察觉自身中了陷阱,他们依旧自顾的向着不周山上快速前进着。

    就这样,一路前行着,那密密麻麻的因果陷阱也让他们趟了大半,大量微不可查的因果也因此汇聚成了海洋。

    这时,魔族的十位大罗终于发现了不对,但是却也已经晚了,毕竟因果这东西是真的麻烦,不是谁都像罗网这样以因果为食的。

    “该死的,没想到还未见面就先中计了。”一位魔族大罗说着,手中出现一件先天灵宝,对着那密密麻麻的因果线就砸了过去。

    然而先天灵宝杀人不沾因果,却不代表可以斩断自身已有的因果。

    这时,又是一位魔族大罗开口道:“无用,不过先天灵宝可以暂时屏蔽一部分。”

    说是这样说,但是在场十个人可并不是人手一件先天灵宝的。

    不过罗睺的吩咐他们可不敢拖拉,所以哪怕没有先天灵宝屏蔽因果,十个人还是没有多耽搁的赶路了。

    而在不周山上的罗网感知到这一情况之时,笑了笑,这些人的反应和他所预料的一样。

    “一入魔门深似海,从此自由是路人。这种情况贫道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这就帮你等解脱吧。”

    说着,伸手虚空拨弄因果线,让那些因果陷阱更改了一些。

    而下一瞬间,天地威压和不周山的威压对着那十位魔族大罗就碾压了过去。

    按照之前对付魔族大罗的方法,这一次罗网又清除了两位,而剩下的八个也因为出手阻拦的原因受了些伤。

    得知此结果后,罗网很开心,并说道:“贫道最喜欢狩猎了,尤其是抓受了伤的猎物,那更是喜欢了。”

    说罢,罗网主动开始狩猎了。

    ……

    须弥山中。

    罗睺看着那被不断吸收量劫中煞气、劫气等能量的四柄剑胎,眼中不禁浮现出了一抹笑意。

    “没有了那个吸引因果的来捣乱,量劫加剧后,吾之灵宝距离出世也不远了。”说着,罗睺的视线看向不周山那里。

    对于罗网,他并没有期望那十位大罗可以杀掉对方,因为他看的清楚,对方身上有天命在身,受天地庇佑,不会轻易死去的。

    所以,他派了那十位大罗,纯粹就是给对方找事做,省的空闲下来吸收天地间的因果给他捣乱。

    至于那十位魔族大罗?

    “能为吾之灵宝做出贡献是你等荣幸!”罗睺说着视线转移,看向了三族战斗之地。

    三族此时已经杀红了眼,哪怕是祖龙、祖凤、祖麒麟这样的都已经伤痕累累。

    但是对于这样的结果,罗睺依旧不满意,因为在他看来这样死去的生灵还是太慢了,根本无法加快他那灵宝的培养。

    所以思索之后,他于宫殿中唤来了自己的六欲属下。

    “让三族斗争的更惨烈些。”

    “遵命,魔祖。”

    ……

    三族的战斗因为六欲的暗中出手变的更剧烈了,甚至已经变成了不限于对外族的战斗,自己内部也开始了争斗。

    有间谍,有叛徒,真真假假的情况下,三族内部也开始血流成河了。

    而同样血流成河的,还有那不周山上。

    作为出道以来数十个元会的第一次受伤,罗网他内心中的凶性也被激发出来了。

    “很好,作为伤了贫道的第一人,你想好怎么死了吗?”罗网那冰冷的瞳孔紧盯着那一位下半身被毁的魔族大罗。

    之前那么久的战斗,十位魔族大罗也被他偷袭刺杀成了三位,眼前这位大罗哪怕这样也没拿出他的第二件先天灵宝。

    结果就在这一次,出其不意的亮出一件全新的先天灵宝,让一时不察的罗网成功受伤了。

    “哼!被吾镇魂如意打中,神魂调动不足有三,此番要死的是你!”魔族大罗说着咳出一口老血,他忍了这么久受的伤可不是假的。

    而另外两位魔族大罗听后也是一脸笑意,他们也认为此次赢定了。

    罗网听后,心中不免好笑,他若是没那个把握,可不会说那些话的。

    “于洪荒之中,自大的想法要不得。”

    说着,一张巨网铺开,顿时吧三位魔族大罗给包裹其中。

    罗网:速战速决吧,之前挡了一下伤害,再加上那些积攒的因果没吃干净,强行使用时间太久对灵宝可不好。

    因果网中,便是罗网的世界,就如同蜘蛛网上的蜘蛛一样。

    一步迈出,一根蛛矛便径直把那位大罗给捅穿。

    虽然他问了对方想要什么死法,但是那也只是问问,他可不是什么自大的反派。

    而待罗网抽出蛛矛离开之后,对方的两件灵宝这才被因果网彻底*,发挥了迟来的保护作用。

    随后,依照之前那般,因果网*灵宝,罗网用蛛矛捅穿了剩下的那两位大罗。

    三位大罗对这一击很不解,对已经大罗的他们来说,这样的攻击顶多就算是皮外伤而已,根本没什么用。

    而就在这时,罗网的声音响起,轻声道:“因果之毒,好生享用吧。”

    一滴因果之毒,被之前因果陷阱中获得的大量因果催化后,瞬间就变成了轻松取走大罗性命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