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劫,是天地清算让洪荒天地保持更好的方式。

    而自身因果众多的,必定首当其冲的被清算。

    只是因果这种东西谁又能说自己少呢,毕竟生灵之间有交集的情况下,因果就自然少不了。

    而若是把整个洪荒生灵的因果比作一大团乱麻,那么三族的因果就是位于最中心一带,被其他生灵的因果层层包裹着。

    所以,罗网吞噬起因果的时候,自然是先吃外面那容易下口的。

    虽然他只是一个个体,但是吞噬起因果的速度来却是不慢,而这样的结果,也让他自身的气息逐渐的提升着。

    加上之前他就距离大罗境界不远,所以仅仅五万年的时间便来到了大罗的门槛。

    接着,洪荒天地间的因果被他吞噬更快了,以至于让连续打了一个元会的三族都停下手开始休息了起来。

    就这样,在他把洪荒生灵这一大团因果乱麻吃掉大半外层之时,罗网他终于迈进了大罗境界。

    在晋升大罗之后,罗网他也从闭关状态结束了。

    睁开眼睛吐出一口浊气,笑道:“我终于成为大罗了。”

    成就大罗本就不容易,因果蛛晋升大罗的模式更是难上加难。

    就比如他,量劫中整个洪荒的因果,除却三族之外的大部分因果才堪堪让他迈进大罗,这还不算之前修行所需的因果呢。

    简单点来说,也就是一个量劫积攒的因果,方能支撑那么一两只因果蛛证道大罗。

    反观其他生灵,除了量劫之时,境界到了随时都都能晋升大罗。

    “幸亏洪荒中就我一个因果蛛。”

    感叹之后,罗网他认为自己终于可以苦尽甘来了,以后也不用再每日为了因果奔波了。

    “待量劫过去,找个洞天福地一躲,终于可以享受一下高端的养生生活了。”

    只是就在这时,罗网突然感觉自己身上有些黏糊糊的,低头一看,当即懵了。

    只见其身上不断汇聚着天地间的因果,仿佛变成了洪荒天地处理因果用的垃圾桶一样。

    “我怎么感觉我证道大罗,像极了应聘洪荒因果处理站负责人呢?”罗网说着,随口就把那些因果给吞了。

    至于坏处?

    并没有,反而有好处,毕竟因果对他来说是很不错的口粮。

    “所以,我这也算是老天爷追着喂饭吃吧?”

    ……

    而就在罗网对自身变化很是无语之时,洪荒天地间因果的变化也引起了不少大神通者的注意,就连三族也因为因果的减少恢复了一丢丢理智。

    不过还未等那些好奇者做些什么,魔祖罗睺不开心了。

    三族之间的大战,还没有达到他想要的结果,现在死去的生灵还不能孕育好他那诛仙四剑,所以……

    西方大地须弥山中,罗睺的宫殿便在其中。

    看着下方跪拜的魔族,罗睺冷声道:

    “把三族中的棋子启动,并送去造化玉碟碎片,这一次定要他们厮杀的更多。”

    “另外,派人去不周山上把那个吸收因果的给杀了,破坏计划的都得死。”

    “是,魔祖。”

    随着魔族众人应下,很快那些魔族便分配好任务各自离去了。

    同一时间,玉京山中,鸿钧看向不周山处,眼中满是笑意,对于罗网那帮助天地净化的正道之士,他很是欣喜。

    不过随后,他便想到了老对手罗睺。

    别人不知道,但是他能猜到罗睺绝对会派人袭杀罗网的,于是思索之后,便传音于自己的三个弟子。

    “老子、元始、通天你三人前去不周山,把罗睺道友派去的魔头都灭了吧。”

    对于自己徒弟的安危,他还是很看重的,不过谁让他手底下没人呢,只能让自己徒弟去了。

    太清三人闻言应是,然后便要离身前去。

    而这时,鸿钧手一挥,数件先天灵宝送至三人面前,道:“尔等三人虽有大气运加身,然魔族行事不得不防,你三人若遇魔不敌,自爆灵宝争取片刻之机,为师便会赶来。”

    “是,老师。”三清行礼之后,便把那数十件先天灵宝收了。

    寻常人难以获得一件的先天灵宝,在这里就是被当成威力强一些的炸弹而已,这要是让其他人看见,指不定酸成什么样呢。

    罗网:说的不是我,我只是羡慕,但不酸!

    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罗网终于触发了前来不周山,必定得见机缘的设定。

    说来也是有趣,他这晋升大罗被当成洪荒天地因果的垃圾桶后,便感觉到不周山上有一处和他息息相关的机缘。

    随后,他没有片刻停留,当即就直奔机缘之地了。

    向上攀登数万丈后,罗网感觉自己距离那机缘之地是越来越近了。

    想到即将到手的机缘,罗网他就忍不住激动,然后扯下一大坨缠在身上的因果便吞下了肚。

    “果然,因果这等美食都不能平复我那激动的内心。”

    说着,罗网便继续赶路了。

    如此数年,他来到了一处很是寻常之地,神念铺开,也并未察觉到一丝异常,这让他对这处机缘更感兴趣了。

    正想着,却突然察觉缠绕自身的因果有那么一缕松动。

    看见这一结果,罗网在身上的因果中取出一缕丢到空中,然后就见那因果摇摇晃晃的向着脚下落下。

    “原来是在地下啊。”

    之所以这么说,自然是因为因果是不会像羽毛那般坠落下去,所以能引的因果坠落,自然是有什么在引动着因果。

    “有趣,是和我一样以因果为食吗?”

    想着,那因果线坠落于地面,然后一缕微弱的空间波动传出,瞬间吞掉了那一缕因果线消失不见。

    若非罗网紧盯着,恐怕也不会注意到。

    “既然因果有这么大的*力,那么这样呢?”

    说着,罗网伸出手指触动环绕自身的因果,然后宛如编织巨网一样,把因果凝聚成线,然后像结茧一样把自己包裹其中。

    而在包裹起来的瞬间,罗网他便感觉到脚下传来了空间波动之意,随后坠落感传来,他知道他“偷渡”成功了。

    咧嘴一笑,然后张嘴咬住这层因果织成的茧,用力一吸,宛如吃面一样的“吸溜吸溜”的给吃了个干净。

    待视线恢复,罗网看向神念锁定之物,笑道:“逮到你了。”

    只是待亲眼看到眼前之景时,罗网一时愣住了,在他的神念里此地明明只有一团火焰啊,为何现如今下面还有一片汪洋?

    ……